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十二章 李宗喜二谒准岳丈,刘振生再娶小娇妻  

2016-03-06 21:58:53|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阳附近,按当地风俗,除少数的外来户外,都是过两个年。一个大年,一个小年。大年当然是年三十晚上,农历没有三十的大年就在廿九,而小年是在廿几,却根据所在村庄一直沿袭下来的习俗而定,有廿三的,有廿五的,廿六的,廿七的,廿八的。而李宗喜所在的李家村却都是选在大年的前一天,要么廿八,要么廿九。今年有年三十,所以小年是在廿九这天。如往年一般,廿八这天,李宗喜的父母就忙开了:两老重新用起了家中平时不用的大柴灶。(他们一致认为过年用柴灶里的劈柴烧出来的饭菜比用液化气烧出来的香。)把之前宰杀好的鸡鸭拿出来,把买回来的各种食材准备好,把过年的大块肉放进锅里炖。中午吃的很随便,就是把切成大块的年糕倒进煮肉汤里煮,这样煮出来的年糕肉香扑鼻,口感绵软,倒比平时的炒年糕更有一番滋味。

     午饭过后,李宗喜的三个姐姐和姐夫带着小孩也陆陆续续地到来了。(像往年一样,出嫁的女儿往往都在娘家过小年,而按当地风俗,已出嫁的女儿是不允许在娘家过大年的。)几个姐姐到厨房给爸妈打下手,而李宗喜就和姐夫们一起唠闲话。前段时间大姐李美英和大姐夫闹离婚,让李宗喜的父母忧心不已。而看到今天他们一家欢欢喜喜来过小年的情景,看来家庭危机已然过去。

      “小喜子,听爸说你新交了一个女朋友,也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怎么样?你们俩的事打算什么时候定下来?”三姐夫习礼明问道。

       “她爸还没点头呢!怎么定下来?”李宗喜说道。

       “现在这个社会,只要女孩自己同意,她的父母还能奈他何?”大姐夫也在旁边说道。

       “乐彤倒是叫我过了年后去她家正式登门求亲,可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呢·”李宗喜答道。

      “你是不是怕被乐彤的爸爸赶出来呀?”二姐夫也笑着问道。

      “即使被她爸赶出来,你也得去。两个人既然打算在一起好好过日子,面临的困难就要共同想办法一个个去克服。”这时从厨房走出来的李宗喜的爸爸李长庆接过话茬说道。他大概被几个女儿请出了厨房。也是,三个女儿个个都是家里的厨师,哪还需要他在里面忙乎?

      “我不是说不去。只是想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去。等他心里已接受认可我这个女婿的时候再去不迟。”李宗喜说道,他们还不知道其实暑假期间他已到过乐彤家一次。

       “你不去,不通过跟他的接触,让他怎样来了解你,认可你?”李长庆在做人做事上总是有他的一套见解。

     “要不,等过了年,你就去正式求亲,实在不行,反正现在放开二胎政策了,你们把生米先做成熟饭去。他父母亲还能怎么着。”三姐夫笑说道。

     “过年啦!”几个姐姐从厨房里走出来,一个个手里端着烧好的菜,一边招呼着正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孩,一边也示意自已的丈夫去厨房帮忙把菜端到饭厅的大圆桌上来。待菜全部上齐,母亲张慧琴也从厨房忙完出来,李宗喜的父亲早就点燃了长长的鞭炮。那满地红艳艳的炮花,那挂在门前的大红灯茏,那贴在门框上的喜庆对联,和着那圆桌上的阵阵欢声笑语。又一个年,就这样过去了。

      今年的年,与往年并没有什么太多不同,可李宗喜却觉得似乎格外冷清些。年三十晚上,他躺在床上,听着村庄里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久久不能入梦。“王洁不知最后是一个人留在了江阳过年还是回了信峰县娘家过年,还是去了陈昊家过年。”李宗喜不知为什么却想到了王洁。“想她干什么?她和自己已没关系。”李宗喜在心中这样告诫自己,“可她毕竟是乐乐的亲妈。况且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不会背井离乡地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江阳县。”李宗喜反过来又这样对自己说。“等明天大年初一,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乐乐的外公外婆,就知道了。”李宗喜决定道。

      “爸,妈,新年好。”第二天一早,李宗喜先自己发了一些拜年信息给亲朋好友后,就打了个电话给王洁的父母。

      “嗯!新年好!”王洁的父亲在电话那头平淡地说道,语气中没有半点喜庆的感觉。他们二老当初强烈反对两人的婚姻,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到外地。可后来慢慢接触,越来越喜欢李宗喜这个女婿时,却想不到两人却突然离婚了。他们二人倒并不怎么怪李宗喜,反而在私底下认为肯定是自己的女儿不检点在先,是跟陈昊有了私情才会想到要抛夫弃子,另结新欢的。所以在内心反而对李宗喜有一丝丝的愧疚。

      “爸,等过完年,再叫乐乐和他妈一起过来给你拜年。还有,王洁她陪你们一块过的年吧?她还好吧?”李宗喜后半句本打算不说的,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王洁,她,年前就住进了医院。”王父说这话时,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哽咽。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李宗喜想到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王洁,还是自己和蒋齐在派出所被王洁看到的那次,不过也不过短短十天不到的时间呀,怎么当时看到还好好的,现在就住进了医院了呢?

      “前两天她一直觉得胸口隐隐作痛,昨天实在疼痛难忍了,才去了县医院进行检查,医生说是肿瘤。”王洁的父亲说到这里,已变成小声的涰泣了。

      “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李宗喜连忙问道。他想到王洁以前一直有乳腺增生。两人以前在一起时,李宗喜曾经开过玩笑说:“是不是胸脯大的女人容易得乳腺增生?”因为王洁的的确确是个胸部丰满的女人。

       “医生说叫她先住院进行检查,结果要等过几天才能确诊。”王父说道。

         挂断王父的电话,李宗喜又拔通了王洁的手机,可是却一直无人接听。“或许陈昊在身边,她不便接听,或许手机不在身边。”李宗喜这样想道。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李宗喜正准备把电话放下,这时来电铃声却又响起。

       “一定是王洁回我的电话。”李宗喜首先这样想,可一看电话号码,却是乐彤打来的。

       “小喜子。新年好!”

       “乐彤,新年好。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来了。”李宗喜说道。他的确是想过今天也要打个电话给乐彤。

     “那这叫不叫心有灵犀?”乐彤的声音总是透着欢快的气息,“你,这些天不见我,有没有想我?”

      “当然有。”李宗喜想到自己昨晚的失眠。王洁和乐彤两人的身影总是在自己的脑中交替出现。

     “不管你有没有,我却是真的好想你。你什么时候来我家向我爸提亲?”乐彤问道。

      “你想我什么时候去我就什么时候去。只是……你爸不会用扫把把我赶出你的家门吧?”李宗喜想先从乐彤的口中探探她爸对自己的态度。虽然上次的“最美老师”选拔成功,让乐彤的父亲对他的态度有了少许的转变,但却并没有完全得到他的认可。

     “那你早点来吧!我在上海等你。”乐彤在电话中说道。

      正月初四那天,李宗喜刚下动车,还没站定,正准备在人群中搜索乐彤的身影,却不曾想一下子被一个美女抱了个满怀。低头一看,不是乐彤,又是哪个。

       “小喜子,终于见到你了。”乐彤把埋在李宗喜怀中的头颅抬起来,一脸幸福地说道。

      “叫你不用来接我,可你偏要来。你看,车站人挤人的,坐公交车来回也肯定很不方便吧?”

        李宗喜也是紧紧抱着乐彤,舍不得立马放开。女人的身体,总是那么柔软,让男人碰着,立刻身体先酥麻三分,特别是像李宗喜这样正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的时候。
        “我还不是因为想早一点能看到你。”乐彤娇羞地说道。

        “我们其实也就十多天没见面,至于这么夸张么?”

        “你没听过一句话,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有时啊,我真希望每天每天都和你能待在一起。”乐彤每次对李宗喜表达爱意的时候,都是说得那么直截了当,让李宗喜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有负她对自己的这份真情。

      这次,乐彤的父亲乐子清终于让李宗喜住进了他们家。当晚,乐子清把李宗喜叫进了书房,两人进行了长时交谈。

     当李宗喜从书房走出来时,乐彤的母亲走过来,对李宗喜说:“彤彤她爸交待我把客房给你收拾好了,叫你这两天就住在客房。”乐彤的继母房雅玲一脸温婉,轻柔地说道。

      “好的。辛苦你了,房阿姨。”李宗喜礼貌地说道。

      “你还是叫我房大姐吧。其实论年龄,我们应该相差不了几岁。等你和彤彤真的结婚了,再改叫称呼不迟。”房雅玲说道,女人大概都不喜欢被人叫老。

       “我们一定会结婚的。他以后会和我一样,叫你一声妈。”乐彤这时从她的房间也走了出来,把李宗喜一把拖进了她的闺房。走进去,吓了李宗喜一大跳,床边的墙壁上竟然挂着一张大大的帅哥照片,竟然还是李宗喜本人的照片。

     “什么时候照的?我怎么都不知道。”李宗喜问道。

     “不告诉你。你还是快跟我说说。我老爸和你说了些什么?”乐彤见自己最爱的两个男人关在书房里说了那么长时间,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也没说什么。就是问我如果跟你结婚,有没有想过能给你什么。他说如果没有能给你带来幸福的能力,最好早点放手。”

      “你怎么说?你不会就轻言放弃了吧?”乐彤问道。

      “我对你爸说,或许我给不了你的女儿富裕的生活,但却能给他一份安定的生活,一颗陪她到老,呵护她一生一世的爱心。”

       “有你这颗愿意陪我到老的心,我就心满意足了。”乐彤依偎在李宗喜的怀里,深情地说道。

       “可是,再浓烈的爱情都有转为平淡的一天。当你看到别的女人能经常出国旅游,当别的女人可以用高档化妆品,当别的女人可以穿名牌的时装,挎名牌的包包时,我却什么都不能给你,说不定你就会后悔此时的选择了。”李宗喜抚摸着乐彤的柔发,想起自己曾经和王洁的两情相悦时情景,却不曾想最终却也走到了分道扬镳的地步。

        “那我爸还对你说了些什么呢?”乐彤又问。

        “他说如果我愿意到上海这边发展,他可以给我安排一下,也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婚事。可是你知道。我是家中的唯一儿子,父母年纪也大了,况且还有乐乐。我也不可能说扔下他们不管不顾吧?”李宗喜说道。

      “还有你也舍不得离开你的教育事业吧?”乐彤笑着打趣道。

      “你知道,其实也不是舍不得。只是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了,一直在教书,如果现在叫我去做其他的,还真的不知自己能不能适应和胜任呢!”李宗喜实言相告。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乐彤一脸娇羞,用深情的双眸注视着李宗喜,欲言又止。看着乐彤那迷醉的眼神,李宗喜忍不住低下头,找寻那两瓣红唇,用那火热的舌尖,叩开了也同样饥渴的大门,两人不知不觉,拥吻了很久很久。正在这时,“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两人立即停止的更进一步的动作。

      “小李,我已叫房阿姨帮你把客房收拾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今天就在客房住吧!”乐彤的父亲乐子清并没有打个房门,而是站在门边说道。

      “哦。好的。谢谢乐叔叔。”李宗喜无奈地对乐彤吐了吐舌头。知道乐彤的父亲话中意思,只好依依不舍地走向客房。

       “小喜子,别理会我爸,他是个老古董。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别去住客房了,好不好。”当李宗喜放开乐彤的手,正准备和她道晚安离开时,乐彤一把攥住李宗喜的手,这样说道。

        “我也想……可是你爸……他会不会气得把我轰出你家。”李宗喜小声的笑着问道。

        “他呀。说男人个个是色狼。叫我不到结婚时不要轻易的把自己交给别的男人。可他当初追求我这个小妈时,她还不到二十岁。他还在他的同事朋友面前说他那叫‘先下手为强’”。

      “他这样做,还不是出于对你的爱护。”

      “我知道他是出于对我的爱护。特别是我的亲妈死的早,他觉得我在男女关系方面懂得少。可是他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年代了?男女之间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分。而他却还以八九十年代时候的贞洁观念来教育我,你说我哪能听得进去。”乐彤抱怨。

      “是呀。食色,性也。相爱便在一起,哪需要在意太多。不过,如果对方付不起责任,你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了吗?”李宗喜问道。

      “不会。只要当时自己是觉得快乐的,幸福的。况且这是两情相悦的事情,哪有谁吃亏谁不吃亏之说。”乐彤说道。

       “你呀,听起来就像个十足的小色女。”李宗喜听了乐彤的话,重新把乐彤相拥入怀,深深地吻了下去。

       “原来,你这是第一次。”当李宗喜看到床单上的一抹鲜红,既感惊诧,更觉心疼,动作也更温柔起来。

      “对不起,不过我会好好爱你。”当激情过后,李宗喜把乐彤抱在怀里,发自内心地说道。

      “为什么说对不起?”乐彤问道。

      “因为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第一次。我一定弄痛了你。”

       “你刚刚听了我的一番高谈阔论,是不是以为我一定是个‘阅人无数’的熟女了?”乐彤浅笑。

      “是呀。可没想到原来你也只是个‘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宗喜笑着打趣。

     “那是因为我虽然一直想有个人能让我以身相许,而那个人却迟迟不在我的生命中出现。那我也只能意淫一下而已了。况且,我可不想将就地把自己轻易交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不过,上天保佑,让我最终还是等到了你。有你,真好。”乐彤把头依偎在李宗喜的胸前,一副十足小女人相。

      “唉。怪不得别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最傻了。你看看你现在,不是一个小傻瓜又是什么?”李宗喜抚摸着乐彤的一头秀发,心中充满柔情蜜意。

      “我愿意这辈子,就当你眼中的小傻瓜。只要……有你……就够了。”乐彤一字一顿,望着李宗喜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感觉自己的爱人实在是帅呆了。

      “那现在就让我,好好地再爱你一次。”李宗喜听了乐彤对自己一往情深的表白,觉得真的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于是他翻转身,作势把乐彤又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我……我去卫生间冲个澡。”乐彤吓了一跳,下面还在隐隐作痛,她真的不敢再应战了。况且她觉得自己下面依然是湿漉漉的,感觉又脏又不舒服,于是披起睡衣,一瘸一拐地向洗手间走去。

       “我抱你去吧!”看到乐彤那不便于行的样子,李宗喜连忙走过去拦腰抱起乐彤,他很后悔刚刚自已还是动作太粗暴了,还是把她弄痛了。“下面还痛吗?”李宗喜在乐彤的脑门上轻啄了一口,用无限怜爱的口吻问道。

       “嗯。还是有点痛。”乐彤娇羞无比,双手勾住李宗喜的脖子,轻声说道。洗手间其实也就几步之遥,李宗喜轻轻地把乐彤放下,在乐彤的耳边小声问道:“要不要我帮你洗?”

      “不要!你快出去吧!”乐彤连忙把李宗喜推出洗手间,并且关上了门。

       李宗喜在上海待了三天,就匆匆回了江阳。一是刘振生选在了正月初十结婚,作为他的在江阳的唯一一大学同学和朋友,李宗喜当然不能缺席。况且作为一校之长,开学之前有很多工作都要未雨绸缪。其实还有一点,李宗喜还不知道王洁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有没有确诊,到底是良性肿瘤还是恶性肿瘤。李宗喜也不知为什么,虽然自己已经和王洁离婚了,可似乎王洁依然是他永远无法放下的一份牵挂。他无法做到恨她。“你还爱着她吗?”李宗喜有时也会这样扪心自问。“不,我不再爱她。我现在爱的是乐彤。只不过她依然是我儿子的母亲,是我的初恋爱人,所以才一时难以割舍罢了。”李宗喜这样分析自己。

       看着刘振生和他的新婚妻子在酒席间穿梭着频频敬酒,李宗喜联想到他的第一次结婚时的情景。场景是那么相似,前来庆贺的也依然的那一批亲朋好友,只是变化的是那新娘,还有刘振生的年龄。

       “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年底就要当爸爸了?可以呀,真有你的。”汪如海说道。大学的同学来的不多,就四五个,而汪如海,他已经是第三次来江阳了。

        “没办法。她父母亲一直不太同意,我也只好出此下策。”刘振生看样子酒喝了不少,满面红光,得意地说道。这几年,他在树人教育集团,深得李乐活的信任和重用,自信了不少,个性也阳光了不少。

      “小喜子,你知道吗?王洁住院了。”陪同学们一起回宾馆的路上,汪如海把李宗喜悄悄叫到一边,小声说道。

       “我知道这事。也打过她电话,可一直没人接听。”李宗喜说道。“不知最终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

       “她也不接我的电话。不过,上次听我们大学的一个女同班同学说,已经确诊了,是恶性肿瘤,两边都要切除。”汪如海沉声说道。

       “啊?那么严重?”李宗喜也觉得这事实太残酷。

       “真无法想像,像她那么爱美的人,手术之后,是不是还有勇气面对生活。为什么要让她摊上这么坏的事情,上帝也太他妈的不公平了。”最后一句话,汪如海简直是吼出声来的。

       “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看她吧?”李宗喜说道。

       “可是她根本就不接我们任何人的电话呀!我们怎么知道她在哪家医院?”汪如海说道。

        “我打陈昊的电话吧!他应该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李宗喜拨通了陈昊的电话。

         当李宗喜和汪如海走进病房,王洁正躺在病床上。长长的秀发胡乱地披散在枕头上,面庞苍白,几无血色。

        “你们怎么来了?”王洁抬了抬了抬身子,准备坐起来。李宗喜注意到,有那么一瞬,她甚至想别转身,不让走进来的两人看到她那一脸憔悴的模样。

        “你躺着别动。”两个大男人都同时说道。言语中是别无二致的无限爱怜。

        “乐乐呢?你下次把乐乐带来吧,我想见见他。”王洁对李宗喜说。

        “他在乡下爷爷奶奶那里。下次一定带他来看你。你现在就安心养好身体,准备手术,其他的事不要太操心。”李宗喜说道。

       “我知道。谢谢你们来看我。小海子,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你不打算早点让同学们喝你的喜酒吗?”王洁对坐在病床另一边的汪如海说道。

        “还没对象呢!不过身边的女人倒不少。要不,你快点好起来,干脆嫁给我得了。我虽然没有陈昊的官大,但我赚的钱,可并不比他少。”汪如海故意调侃王洁道。

         “你,嘴皮子还是这么滑,你说哪个女孩子敢嫁给你?”王洁说道。当初汪如海作为王洁的追求者之一,他的油嘴滑舌王洁是领略的不要不要的。

       “其实我嘴皮子虽然滑,但用情还是挺专一的。你看看,这么多年,我可是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不像某人,说过要爱你一生一世,守护你一生一世的,现在却爱上了别人,前两天还跑到上海跟小情人私会呢!”汪如海眼睛瞄瞄李宗喜,故意说道。因为都是同学,说起话来也就不怕让对方尴尬。

        “咳咳。陈昊呢?他经常过来照顾你吗?”李宗喜干咳两声,打断汪如海的话。他和王洁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说不清谁对谁错。况且就现在而言,谁对谁错已不再重要。毕竟,两人都已有了各自的感情生活。

      “他……他会来。只是他工作很忙,哪有时间一直照顾着我。”王洁一想到这几次陈昊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情景,就有点怅然若失。“如果是小喜子,他一定会寸步不离地陪在我身边。”有时王洁会不自觉地做出这样的比较。

       “要不,他没空,我来你当的陪护吧?我的时间可是自由得很,可以随时陪伴在侧。”汪如海说道。

       “去你的。你这样的大老板,我哪敢请你当陪护。况且我也付不起你的工资呀。”王洁知道汪如海也是如此说说而已。他一个大服装公司的老总,其实公司里要他忙的事情不少,哪有时间陪她。

       “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你就吱一声。”李宗喜说道。“还有,小刘子今天去丈母娘家回门了,说过几天再亲自来看望你。”两人起身告辞。

         回到家中,李宗喜满脑子都是王洁那消瘦憔悴的脸庞。这时,乐乐走过来,对他说道:“爸爸,妈妈从外婆家回来了吗?我想妈妈了。你带我去找妈妈吧?”

         “你妈妈生病住院了。她也说想乐乐了。明天,我就带你去看妈妈。”李宗喜看着可爱的儿子,想到王洁的病情,心情也很沉重。

       “什么?你说小洁病了?她生了什么病?现在怎么样了?”李宗喜的母亲在一旁听到李宗喜父子俩的对话,停下自己手中的活,开口问道。毕竟王洁曾经是自己的儿媳,也叫了她好几年的妈,况且也依然还是她孙子的亲妈,哪能做到不闻不问不关心,更何况她和李宗喜的父亲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儿子抛弃她在先,两老对这个前儿媳妇,心中多多少少还存在一丝丝的愧疚。于是李宗喜就把王洁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母亲说了出来。

        “你昨天看到她的表情,还算平静吗?”李宗喜的母亲张慧琴担心地问。同样作为女人,她知道要切除双胸对一个女人是多么大的打击,她真怕王洁会受不了。

         “她……就是人有点憔悴,神情还算平静吧。”李宗喜除了注意到王洁当时瞬间想逃避他们的眼神,其他倒真的没看出她神情中有其他任何的异样。

      “那明天,我和你爸带乐乐一起去看看她吧?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病就病了呢?唉!”张慧琴还是忍不住的唏嘘不已。

       第二天,当李宗喜的父母带着乐乐走进病房时,王洁招呼道:“爸,妈,你们怎么也来了?”虽然离了婚,但王洁和李宗喜对对方的父母的称呼,依然没有改过来。

       “小洁,爸和妈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你还好吧?”张慧琴看着较之以前消瘦了不少的王洁,拉着她的手,心疼不已。李长庆也放下手中带来的一些水果,默默地垂着双手,站在一边。

       “爸,妈,我还好。你们别担心。只是我生病了,大概乐乐就要麻烦你们二老以后多关心多照顾一点了。他爸爸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校长,可却总是那么忙。如果以后他又成了家,又有了其他的孩子,或许就更没有精力来关心乐乐了。乐乐只有拜托你们照顾了。”王洁说到这里,声音有点哽咽,她牵着乐乐的手,舍不得乐乐离开。乐乐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感觉有点陌生。但看到妈妈难过的神情,除了进门时叫了几声妈妈,也就安静地站在床边,未发一言。这时听到妈妈的话,才说道:“妈妈,你快点好起来,我要你陪我放风筝。”

     “好,妈妈一定尽快好起来,陪乐乐一起放风筝。”王洁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回答道。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