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十四章 刘振生榻前忆往事,李宗喜家中护前妻  

2016-03-06 23:56:33|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刘振生从李宗喜的口中听说王洁割脉自杀的时候,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显得一脸错愕。

        “她一时想不通,会选择走极端,我能理解。前几天我去医院看她一脸平静,以为她很坚强,很想得开,所以就没多说什么。看来,我要对她现身说法,好好开导开导她。用我的切身经历,她一定能想明白。”刘振生对李宗喜说道。

         当刘振生来到医院,看到王洁时,他什么安慰的话也没说,只是说了他的亲身经历。虽然这些事情,王洁其实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小洁,现在回想起我以前的事情来,简直像一场恶梦。庆幸的是这场恶梦终于成为了过去。”刘振生坐在王洁的病床前,像讲故事般,对王洁娓娓道来。

        “小洁,你知道吗?当我的儿子死了,我的父母也相继去世,并且前任的那个妻子也离我而去的时候,我也曾一度想过自杀,甚至想过也去杀人放火,制造恐怖事件,然后和别人同归与尽。可是,大概我还是太过懦弱,虽然当时很仇视这个不公平的社会,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做。我最后就暗暗发誓,要拼命挣钱,要让自己过的一天比一天好。还多亏我的懦弱,否则这世界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恐怖分子?”刘振生为了逗王洁一笑,故意说的很是轻松。

        “你这么老实本分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当恐怖分子?”王洁知道刘振生是为了逗她一笑,心中感念他的这份同学之谊,所以也就勉强一笑,虽然她的心情此时还是很糟。

         “后来你也知道,我就去了树人教育集团,承蒙李乐活校长器重,我才逐渐找回了做人的勇气和自信,也让我重新领略到了做人的乐趣。你看我现在,领导对我赏识有加,工作顺心顺意,而且又重新有了一个新家,并且很快就要有个大胖小子了。你说,现在的我,过的不是挺好的吗?”刘振生说道。

         “是呀,你现在真的过的是春风得意,人也风趣幽默了不少。”王洁跟着附和,但也是真实感觉。

          “所以经过这场事呀,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时间是最好的疗药,它能治癒一切的伤痛。”刘振生一边说,一边把刚削完的一个苹果递到王洁的手里。

         “可是,与其痛苦地生,不如干脆地死。”王洁知道刘振生想劝她,可她还是想不通。

        “可是,痛苦只是暂时的。并且如果你不把它当回事,它就无法影响到你。就好比你,手术之后,你依然是个四肢健全,貌美如花的女人,为什么要纠结于身体的那么一点小瑕疵呢?况且那一点小瑕疵,不是最亲近你的人,谁又知道呢?”刘振生还是苦口相劝。

        “不,那不是小小的瑕疵,而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那要依你这么说,那些四肢不全,长相奇丑的人是不是都不用活了?借用一句别人说过的话‘只要灵魂不朽,肉体又能奈我何?’”刘振生侃侃而道。

         “可是,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了完整的身体,如何去赢得男人的爱。而女人生命中没有爱情,她也跟死去没太多差别。”王洁说道。

        “此言差矣!”刘振生连忙反驳道:“你们女人呀,难道只能为爱情而活?就不能为自己而活?一个男人如果他真的爱你,就不会在意你身体的这一点小小瑕疵,而爱的应该是你这个完整的人,而不只是那简单的肉身。况且这世上爱你的人还很多,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退一万步来说,纵然这世界没有一个人爱你,你更要好好的爱自己。”刘振生的口才现在真是好了很多。

        “别在我面前卖弄这些。这种话我听的太多了。”王洁浅笑制止道。

       “是,这种所谓‘心灵鸡汤’的东西现在是多的不要不要的,并且也是‘然并卵’。也大概这类的书籍我以前看得太多了,所以现在对这些似乎都能出口成章了。”刘振生不好意思的笑笑。

        “谢谢你。”王洁看着虽然现在能说会道,但依然透着一脸敦厚的刘振生,由衷地说道。

        “谢我什么?我们是朋友。只要你能放下心中的包袱,接下来好好地接受手术,好好地面对生活。我今天一下午的唾沫就没白流。”刘振生笑着说道。

        “好,等过两天,我会接受手术。”看来刘振生的一席话,王洁多多少少听进去一些。

         晚上王洁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想了很多。父母亲说要陪她,她把他两老人家劝了回去。想想二老年纪那么大了,按道理应该是自己对他们尽孝道的时候,却反过来要麻烦他们二老照顾自己,王洁真的很恨自己。而李宗喜也说要留下来照顾她,她也拒绝了。毕竟自己和他已然离婚,他们各自也都有了自己的感情归宿。经常把李宗喜留在医院陪护,纵然乐彤不说什么,王洁也觉得说不过去。陈昊刚去广州时还会每隔一两天打个电话来问候,可是现在,他已经好几天没打电话给自己了。

         “他大概是会议太多,打电话不便吧?”王洁这样安慰自己。

         “他不打电话过来,难道自己就不可以打电话过去吗?”王洁又这样想道。

         “喂,是陈昊吗?陈昊,你什么时候回来?医生说最近可能就要安排手术。我只想在手术之前,先和你再见一面。”最终王洁还是忍不住,拨通了陈昊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明明按了接听键,却听不到对方的任何回音。

         “你等等,他在卫生间洗澡,很快就出来了。”好久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回答声。

         “昊,你的手机响了。”王洁可以想像,此时接电话的女人正把陈昊的电话递给正从卫生间洗浴出来的陈昊手中。

         “喂,喂,请问是哪位?”陈昊来不及看电话号码,对着手机问道。可是手机中传来的是一叠声的“嘟嘟嘟”声,电话早被王洁挂断了。

        当陈昊发现是王洁打来的电话,再拨过去时,王洁却再也没有接听。

        “‘昊’,多么亲密的称呼。晚上了两人还在一起,并且陈昊还是从卫生间洗浴出来。一切都是那么明了,一切也都在意料之中。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当王洁知道陈昊可能背叛自己的时候,表现的却是超乎想像的平静。

          “陈昊以前就说过,漂亮的女人,对他是无法抗拒的诱惑。他当初之所以会对自己念念不忘,也就是因为忘记不了自己的美貌。这样的男人,注定不会一生只爱一个女人。”王洁想道。

       “其实,我和他,除了男女关系,什么都不是。既没订婚,更没结婚。他有选择别人的自由。况且他前不久就说过,爱应该是遵从人类最原始的欲望,而不应该受良心和道义的约束。”王洁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真是思绪万千,辗转难眠。

          当陈昊从广州学习回来时,他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了刚手术不久的王洁,可是每次王洁看也不看他一眼,更别说理会他了。

        “陈县长,你还是请回吧!小洁有我们照顾呢!再不济,也还有小李照顾呢!”王洁的父母见到他也是冷漠异常。在女儿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还有什么理由说爱自己的女儿?这是两位老人的想法。而手术前后,时常在病房出现的,却是李宗喜,那个曾经被自己的女儿伤害过的男人。(两老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出轨在先,才会导致家庭破裂。)

        陈昊听到两位老人不冷不热的话语,也不便再说什么,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之后几天也就没有再到医院来自讨没趣。

        当陈昊一个人躺在家中床上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在广州的事情。这次他到广州参加的是“全国年轻骨干干部培训”,与会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县市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他们大部分都是本科毕业生,聪慧年轻,充满雄心和干劲。

        那日,陈昊开完会后,一个人坐在所住酒店的顶楼吧台上喝闷酒。原以为只要一个劲的拖,父母迟早有一天会答应他和王洁的婚事。可是现在王洁这种情况,如果被父母知悉,同意他们婚事的可能就更加渺茫。昨天父母又打电话来,说给他相中的一个女大学生,叫他有空去见个面。更何况,他有时也反省自己,自己对王洁的爱,到底是当初因为得不到才更想得到的思想作祟,还是因为贪恋她的美貌,又或者是发自内心的深爱?连陈昊自己都分不清。但他现在最怀疑的是,如果王洁的身体真的不再完整,自己是否能做到爱她如初,始终如一?他一向认为,男人先是被女人的表像吸引,其次才会去注意到她的内在和灵魂。如果王洁的身体不再能吸引自己,他真的没有那份自信,还能和她相守到老。

        正当陈昊一个人在独斟自饮之时,迎面走过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Hi,陈县长,我可以在你身边坐下吗?”她穿着一身乳白的薄呢套装,显得端庄得体。

         “当然可以。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姓陈?”陈昊其实并没有醉,但却故意用醉眼朦胧的双眼上上下下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女子来。

         “你当然不记得我,但我却记得你。我们曾经在尚阳市的党校里一起参加过为期一周的党员干部培训,不是吗?”对方浅笑盈盈。

        “是吗?这么说,你也是尚阳地区的人?你也是参加这次培训的?按道理,像你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孩,我没有记不住的道理。”陈昊说道。看到美女主动上前搭讪,陈昊的心情好了很多。

       “是啊,我在尚阳市纪检委工作。我叫纪岚。”

        “纪岚?纪晓岚的纪?纪晓岚的岚?你确定?”

       “对。纪晓岚的纪,纪晓岚的岚,我确定。”对方也重复道。

       “那纪晓岚是不是你家亲戚?他不会是你儿子吧?”陈昊笑着打趣。

       “本姑娘尚未结婚,所以绝对不可能是我儿子。不过五百年前是不是一家,那倒有待考证。”纪岚说话倒也风趣幽默。

        “怎么?难道你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同是天涯孤单客,要不你我暂作伴,一起喝几杯?”陈昊向对方发着邀请。

        “本姑娘倒没有什么烦恼事,只是看到你一个人喝闷酒,就想过来陪你喝一杯,如此而已。来,走一个。”那个叫纪岚的女子举起酒杯,这样说道。

        几杯下肚,陈昊和她似乎已成了再熟悉不过的朋友,两人东拉西扯,从反腐倡廉,说道中国法治,从男女情爱,说到婚姻家庭。

       “你夫人一定很幸福吧?”纪岚问道。

        “我还没有结婚,至今还是钻石王老五一个。你呢?”陈昊看着对方,一脸玩味。

        “我?亲倒是相了不少,却没有一个合意的。有时家里人都怕我嫁不出去,叫我去报‘非诚勿扰’呢?其实剩女怎么了?不也能活得潇洒自在?”

         “哈哈,跟我一样,是个被动相亲狂。”陈昊笑道。“来,为我们的同命相怜,干一杯。”

        “好,来,cheers!”纪岚的酒量看来不错,喝酒也是分外和豪爽。

         之后两人晚上就经常一起活动,要么一起去酒吧,要么一起去公园散步,要么两人一起去看电影。有一晚,两人看完电影后,在广州陌生的街头散步。看着闪烁迷离的灯光,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海,两人谁也不说话,却谁也不说回酒店休息,就这样一直慢慢地走着走着。这时对面一个小年轻骑着一辆摩托车飞快地驶过来,纪岚躲闪不及,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跤。陈昊连忙伸手相扶,两人的手,终于牵到了一起。两人的眼神,都闪着欲望的火花。终于,两片火热饥渴的双唇,也紧紧地胶在了一起。那一晚,也就是王洁打来电话的那天。当时纪岚先冲了个澡,正在陈昊的房间看着电视,而陈昊却还在冲澡。她无意接听陈昊的电话,况且陈昊也说他还未婚,只是听到对方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她想想还是不便接听,所以还是把手机立刻递到了陈昊的手中。

      那一晚,陈昊并没有受王洁电话的影响,他和她在床上极尽缠绵,也极尽疯狂。男人,对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只要看对方还算顺眼,都会来者不拒。更何况自从王洁生病,陈昊身体的欲望,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发泄了。陈昊虽然未婚,接触的女人却并不只有王洁。他早就从第一晚纪岚主动过来搭讪的言行中,读懂了她传递给自己的信息。纪岚绝对是个思想前卫的女人,她不会受旧的情爱观念的束缚,同时也不会要求男人始终专一。这倒是很迎合现在很多男人的味口,至少陈昊就喜欢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这样相互之间不会以爱为借口,给对方太多的压力和牵绊。

        “你,老实说,是不是早就想钓我了?”有一晚,两人云雨过后,陈昊曾经这样问道。

        “我想钓你,也要你这条鱼儿愿意上钩呀?不过我真的早就注意到你了。你总是显得那么儒雅绅士,真的让人很是着迷。”纪岚笑道。

        “你知道吗?不是你的钓鱼技术好,而是因为你用的这个鱼饵好。”陈昊又忍不住亲吻起她那挺拔的双峰。

       当培训回来,陈昊答应了纪岚把他们的事向自己的父母亲禀明,尽快到她家提亲。虽然陈昊一直赞成爱应该不受良心和道义的约束。可是当回来真正面对王洁时,陈昊还是感到了一丝丝的愧疚。

       “她现在刚手术不久,我本来不应在这个时候跟她提出分手。但长痛不如短痛,这是迟早要说的事情,还是早点让她知道为好。但愿她不要怪我。其实爱来了,我们挡不住;爱去了,我们也无法强留。一切,我只是跟着感觉走而已。”陈昊为自己找着借口。当王洁不愿见他时,他也想过是不是通过短信的方式告诉她自己的选择,可是他想,最后的道别应该是要的,两人毕竟曾经相爱一场。陈昊选择了王洁出院的那天早晨。

        “小洁,我想告诉你一件事。”趁王洁的父母出去给她办出院手续的时候,陈昊鼓起勇气,这样对王洁说道。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爱上了别人?”小洁平静地问道。

        “对,小洁。对不起。你也知道,情感向来是不以意志为转移的。爱与不爱,并不是你的理智所能左右的。但我依然觉得很对不起你。”陈昊说道。依然在为自己的移情别恋找着冠冕堂皇的借口。

         “我们……我们分手吧!”陈昊最后说道。

         “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当王洁听到陈昊提出分手,和那决绝的语气时,最后想保持的那点优雅从容,也消失殆尽。她声音不大,却歇斯底里,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当李宗喜带着乐乐走进病房,准备来接王洁出院时。只见王洁披头散发地站在镜子前,衣冠不整。看到李宗喜进来,她笑着问李宗喜道:“小喜子,你把我的咪咪藏哪去了?我刚刚照镜子,才发现我的咪咪不见了。你以前就说过,我的两个咪咪太漂亮了。你要割下来,天天攥在手里。想不过你真的把它们割下来了。快点告诉我,你把它们藏在哪儿了?”王洁目光涣散,却一脸惨笑。

         “爸爸,爸爸。妈妈怎么了?”乐乐连叫了几声妈妈,王洁看也没看他一眼。乐乐也看出了妈妈的不正常,吓得缩在李宗喜身后,怯怯地问。

         “小洁,小洁。我是小喜子呀。你不认得了吗?”李宗喜走过去,揽过王洁的肩,轻柔地问道。

        “小喜子,我当然知道你是小喜子呀。只是你身边怎么带一小男孩呢?他是你姐姐的儿子吗?我怎么以前都没见过?”王洁已然认不出自己的儿子。

         “刚刚我们出去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怎么就一下子糊涂了呢?”王洁的父母看到几近痴狂的女儿,更是心痛不已。他们都不知道,陈昊在这期间,曾经来过病房。只有李宗喜知道,王洁是受不了情感和肉身的双重压力,才会这样。因为在他进医院的时候,正看到陈昊从医院走了出去。

        “我刚刚对王洁已提出了分手。你上去安慰安慰她吧!”陈昊还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模样。

        “你!你这个始乱终弃的伪君子。”李宗喜真想一拳打断他的鼻梁。

        “如果你想从一而终,那你就和她复婚吧!但我已请原谅我做不到完璧归赵。”陈昊说道。

        “女儿,我的女儿,你这是怎么了?”女儿才刚做完手术,原以为生死路上躲过了一劫,却想不到刚要出院,却疯了。

       “叔叔,阿姨,你们好。你们是来参加我和小喜子的婚礼的吗?嘻嘻。”王洁竟然连自己的父母都认不得了。在她的记忆里,只记得李宗喜一个人。

        “来,小洁。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我们去我们的新房。”李宗喜看着王洁,只能拥着她,把她一起接到自己家,暂时住下来。

        “爸,妈。你们就暂时住在我家,看小洁病情会不会慢慢好一点,再作打算吧。”李宗喜对王洁的父母说道。

          “小喜子。你和小洁已经离婚。其实你现在也并没有义务照顾她。况且你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还是让我们接回家中,慢慢的调理吧。实在不行,也只能送到精神科室去接受治疗了。”

       “可是她现在只认得我。我在她身边,对她的病情好转相信会更有好处。爸,妈,你们不用觉得内疚。再怎么说,小洁也还是我孩子的母亲,我和小洁还是同学朋友。她现在最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怎么能做到对她不管不顾呢?”李宗喜知道两老是担心太过麻烦自己,于是这样安慰道。

        “小喜子,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了。在我心中,你是最帅气最有涵养的男人。”

        “小喜子,和你在一起,我可以什么也不做,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你,我也觉得十分的满足。”
        “小喜子,快来,快来给我梳头发。你不是说我的头发最柔软最光滑,就像黑缎一样吗?”王洁每次看到李宗喜从学校回来,就连忙走过来,说着这些她曾经对李宗喜说过的话。每每这时候,李宗喜的心中都会感觉到更加酸楚。那么美丽知性的一个女人,如今却变得如此痴痴傻傻,是陈昊之过,是他李宗喜之过,还是命运之过?

       “好。来,小喜子给我们美丽的公主小洁梳头啰。”李宗喜走上前去,温柔地对王洁说道。在一边的王洁母亲看到王洁的样子,只能默默垂泪。可是看到李宗喜对自己的女儿呵护有加的情景,又欣慰无比。

         “我们回来了。”乐乐推开门,大声说道。王洁的父亲把乐乐从学校接了回来。由于李宗喜的房子是两居室,而现在王洁父母又住在这里,所以李宗喜的父母开年以后就没住上来,让王洁的父母照顾她们母子。

          “爸,我都说了。乐乐都读二年级了,下学期都读三年级了,就让他自己坐公交车回来。你们照顾小洁,还要接送乐乐上学,不要太辛苦了。”李宗喜一直叫王洁的父亲不要去接送乐乐上下学,可是老人家不放心,还是每天的接送。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能认得乐乐呢?”乐乐看着妈妈望着爸爸一脸痴笑的样子,问道。

          “不知道。或许她很快就能认得乐乐了。”李宗喜一边给王洁梳头,一边回答道。

           王洁的母亲把老头子拉到一边,小声说道:“你看小喜子对小洁的样儿,看来他心中还是很爱我们女儿的。如果小喜子能跟我们小洁复婚,那就太好了。”看着李宗喜对王洁那疼爱的眼神,王洁的母亲感叹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当初就不懂得珍惜呢?

        “那也要看小喜子是否愿意呀。你看现在我们女儿这种情形,也不知什么时候她也会清醒过来。”王父摇头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