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十三章 延退休教师起争议,惧手术王洁选轻生  

2016-03-06 22:42:15|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学校开学还有几天,李宗喜除参加了教委组织的培训之外,就是在家里看看书,陪陪父母和乐乐,当然也想了想今年学校的人事安排和工作打算。

      “小喜子,你天天窝在家里,都不出来干嘛?我们这里现在三缺一,你快来救救场吧!”刘振生又打来电话,邀请李宗喜去玩牌。

       “你怎么不好好在家陪你老婆。小心你老婆生气哟。”李宗喜想不到刘振生又邀请自己玩牌。自从那次被请进公安局以后,李宗喜就没玩过。

      “我和她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哪还要天天陪着。现在趁孩子还没出世,我要多玩玩,否则以后孩子出来了,我又只能围着她们母子俩转了。”刘振生说道,最后又催促李宗喜去救场。

      “我真的不来了。”

       “你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你放心好了,这次保准没事。”刘振生在电话那头做着保证。

       “不是因为那个,而是我现在对它真的不感兴趣。”李宗喜说的却也是大实话。有时他觉得,棋牌那东东,偶尔玩玩还行,聊作消遣,但经常把时间花在那上面,却有点得不偿失了。倒不是心疼大好的光阴,而是每每玩了之后,内心反而觉得更加空虚,不如看书,让人内心感到越来越充实。虽然,有时,李宗喜觉得世间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虚幻。一切都没必要较真,一切都没必要当回事。活在当下,此时此刻,让自己过的开心,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那,好吧!”刘振生也不再强求,挂断了电话。

        不知不觉又到了正月十四,今天在校召开开学工作动员大会,明天在家过个元宵节,后天正月十六,就要正式开学了。

        今年开春比较早,校园里已是一片春意盎然。紫玉兰开花了,一大朵一大朵的簇立枝头,只见繁花,不见一片绿叶。但纵然没有绿叶的衬托,反倒更显出它的灿烂。还有那娇艳的桃花,占尽春色,那雪白的李花,以及那月季,正也抽枝展叶,想尽早与其他花儿竞艳争美。空气中,已微微地散发着春天的气息,绵软而细腻,这是春天独有的韵味吧?

       九点开会。现在时间尚早,教师们就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闲话东西。

      “唉,我觉得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金艳老师感慨道。

      “过年,就不那个样。一家人团圆在一起,置年货,贴对联,放鞭炮,看春晚。”徐明海老师说道。“

       “你可别提今年的春晚。你知道别人怎么评价吗?说是十足的‘文艺性新闻联播’,那个政治味呀,也太浓了。难道文化真的只是政治家手中的‘匕首’吗?也不想想,假设家中真有个因腐败而落马的官员,那看这次的春晚简直是在挨批斗。看了让人一点也不轻松。文艺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娱乐他人的吗?什么时候让它活脱脱成了一堂政治课。教育意味也太浓了点吧?”乐彤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她早上坐动车从上海直达江阳,还没单独和李宗喜见面呢。

       “嘘!现在虽说中国人有言论自由,不过有些话还是少说为妙,小心别人对你上纲上线。”刘涛连忙制止乐彤。乐彤听了,吐了吐舌头,也不再说什么。

         “不过,说实在的,我对春晚,再也不会有任何期待了。”蒋齐说道。今年的春节,对她而言,也是格外的凄清。过年那天就她和儿子两人过。儿子平时话就不多,知道自己父母亲离婚后变得更是沉默寡言,并且他又在读初中,正在发育期,蒋齐更不敢轻易惹他不高兴。想着相伴自己十多年的老公,现在正陪着另一个女人,在广州他们的家中过着他们的团圆之年,蒋齐就心中很不是滋味,但在儿子面前,她还得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来,她不想让儿子跟着她不开心。

       “你们听说了吗?延迟退休要成文了。”孙敏老师说道。

       “那不是迟早的事吗?决策权掌握在他们想延迟退休的人手里,他们的话当然说了算,哪还会听到我们下面一批批劳动人民的心声。”徐明海又说道。

       “可是延迟退休真的对我们老师不利。学生都喜欢年轻有活力的老师,相较而言,哪个学生会喜欢一个老头子老太婆当自己的老师呢?况且随着年龄增长,人的思想更容易老化,知识也很难得到更新,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也没有年轻人强。延迟退休,真的不利于我们的教育。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我们会误人子弟吗?”工会主席吴强老师也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是呀,我想不明白,现在一大批年轻人存在就业难问题,为什么还要把我们一个个老人强留在工作岗位上,那不是反而加重了他们的就业难题吗?”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张东升也忍不住参与了讨论。

       “是啊,我还指望着早点退休,能让我有时间早点到全国各处走走看看呢!”一直以来,能走遍全国就是蒋齐的一大愿望。

      “可是现在中国老龄化严重。如果不采取这一措施,中国的养老保险将无以为继。”李宗喜从自己的办公室走过来,微笑着跟乐彤点点头,算是招呼。他也参与了大家的讨论。

       “说到底,这完全就是政府的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说白了就是大家为国家工作的年数长了,交养老保险的年数多了,领养老保险的时间推迟了。”孙敏老师说的一针见血。

        “真是那样,我们又能怎样。毕竟国家是母亲,我们是她的子女。如果她真有难,我们也只能鼎力相帮。”刘涛说道。

        “我只是气愤。你说国家没钱,他却有钱大把大把的拿去赞助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他能一口气免除国际的十来亿外债。而对我们,她的亲生子女,却不知疼惜。物价比飞机窜的还快,工资比蜗牛涨的还慢。房价说是往下调可是却越调越贵,让我们老百姓望而却步,”孙敏毕竟年轻气盛,说话还带着一点偏激。

        “国家免除外债,和扶助非洲国家,自然有他的考虑和目的,只是你我不明就里而已。再则来说,其实这几年,我们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是在不断提高嘛!”李宗喜并不想指出刘敏的偏激,只是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开会时间到了,大家陆陆续续地走进学校会议室。

      “各位老师,大家好。首先我向各位拜个晚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家庭和睦,万事如意。开学之初,学校就将面临几大检查。一是开学工作检查,二是学校收费检查,三是食堂安全工作检查。教委明确规定今年的工作重点是抓教学常规的落实情况,相应地提出了‘底线教育’的问题,同时会加大力度狠抓教师课后对学生进行有偿家教的问题,整顿教风学风,还教育一片净土……”李宗喜先在会上发了言。

       “真讨厌这么多检查。”

       “是呀,每次都这样检查那样检查,让老师们还怎么安心教书。”

       “我们做好我们的,让他们检查去。这样再多的检查又有什么关系?”

        “严禁有偿家教?口号喊了一年又一年,还不是屡禁不止。”

        “因为它存在有它的原因呗。有些家长自己不愿管小孩学习,宁愿花几个钱请老师代劳。而有的是没时间和精力管,也怕自己管不好。”

       “是啊,老师们如果不是看在毛爷爷的份上,谁愿意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去给学生们补课呢?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们的工资太低了。”大家听了李宗喜的发言,在私底上已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大概过了年后,大家还处在兴奋期,所以现在我们会场才会讨论得这么热火朝天。不过有什么话,还请各位老师会后再说。现在大请大家保持安静,接下来由各处室主任和分管校长说说本学期他们的工作安排和打算。”工会主席吴强大声说道。今天的开会真的有点吵,大家意识到这点,也不好意思地闭了嘴。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这里李宗喜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竟然忘了把它调成静音。”李宗喜觉得很是尴尬。开会期间必须把电话铃声调成静音,这是开会时的一项规定,今天却忘记了。作为一校之长,自己带头违反纪律,这样实在不该。他本想立即按掉,可用眼一瞄,却是王洁的母亲打来的。他连忙和坐在他身边的副校长张东升小声地打了下招呼,就走到会议室外去接听。因为他知道,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王洁的母亲不会给他打电话。

       “不会是小洁出了什么事了吧?”李宗喜在心中暗忖。

      “小喜子。小洁她……她……她自杀了。现在她在你们江阳县的人民医院抢救。我和她爸现在正往你们那赶,如果你现在有空,就先去看看她吧!”王洁的母亲在电话那头一边哭泣,一边说道。王洁的母亲知道陈昊一家还并没有同意他和女儿的交往。而听打电话的医生说小洁现在一个人在医院里,身边一个照顾的人也没有,更是悲从中来,伤心不已。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陈昊倒不是不照顾王洁,而是他这几天,被区领导派去广州考察了,而且要在那待近一个月的时间。

      “啊?怎么会?”李宗喜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前两天见到她,她的神情还很安宁,并没有看出她有轻生的端倪呀。于是王洁的母亲在电话里头又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原来,过年之后,王洁强烈要求还是回到江阳来治病,大概是觉得在信峰县让自己的父母过于担心吧。她说在江阳,能让陈昊就近照顾她。可是当检查结果出来是恶性肿瘤时,听说要双乳切除,她开始坚决不能接受,可是后来疼痛难忍,她也口头答应了手术。可想不到还没手术,她却先就选择了轻生。

      李宗喜重新走进会议室,脑中一片空白。还好接下来都是其他科室主任和分管副校长发言。但他那心不在焉的样子,还是让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的乐彤看在了眼里。

       “我看你接了个电话后,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会议结束之后,乐彤跟着李宗喜进了校长办公室,看着李宗喜紧蹙的眉头,她一脸关切地问。

       “乐乐的妈妈王洁在医院自杀了,现在正在抢救之中。”

       “啊?王姐?为什么?怎么会?”乐彤对这个消息也是有点不敢置信。

“她前段时间查出得了乳腺癌,双乳都必须切除。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选择了轻生。”李宗喜向乐彤解释。

       “你是不是现在就要去看她?我跟你一起去吧!”乐彤知道李宗喜虽然和王洁离婚了,但却对王洁也做不到不管不顾。因为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自己看重他的,不就是他的为人和品性吗?所以乐彤一点都没有反对的意思。

        “你……还是别去吧!她现在内心一定非常脆弱,也大概不想见人。”李宗喜建议道。

       “那好吧!”乐彤看着李宗喜匆匆离去的背影,想到了昨天父亲乐子清与自己交谈的情景。

        “彤彤,你真的好傻。你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品貌也不比别人差,在上海随便找一个人嫁,也比你嫁给那李宗喜强。他既无身家背景,也无发展前景,还是个离过婚的男人,还带着个儿子。你却轻易的把自己交给了他。你想想,他能给你什么呢?他能给你带来幸福的生活吗?女儿啊,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怎么还是生活在理想的世界里呢?现实当中的幸福,没有物质作保障,幸福是不长久的。”乐子清对女儿乐彤的不谙世事也是无可奈何。

      “别人条件再好,可是我不喜欢。我就只喜欢李宗喜。他或许没钱没势,但他有思想,有才情,内心敦厚善良,和他在一起,女儿觉得快乐幸福,这样就够了。”乐彤说道。乐彤也不知道若干年后自己会不会为今日的选择后悔。但是此时,和李宗喜在一起,是她最希望的事,所以,至少,目前,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如果你真的那么爱他,那就是你想要的生活,那你就去追求吧!我也是过来人,知道感情的事没道理可言。只是如果你在外面受委屈了,一定记得打电话告诉你老爸。老爸的这个肩膀,随时愿意等你来靠。”乐子清见开导无效,也只有同意了女儿和李宗喜的交往。

        “谢谢老爸。”乐彤开心地走过去抱住乐子清。这让乐子清有点受宠若惊。女儿已经有好久,没有这样亲密地对待他这个老爸了。

       “那以后物质上有什么需要老爸帮忙的,你就说一声。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相信老爸多少还是能帮到你们一点的。”乐子清说道。

      乐彤很想亲口把他父亲已同意他们交往的好消息告诉给李宗喜,却想不到还来不及说,李宗喜就匆匆赶去看他的前任妻子了。

      “等他回来说也不迟。”乐彤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当李宗喜带着乐乐来到王洁的病房时,王洁的父母正陪着她。

      “小洁呀,你看,乐乐多可爱呀。过了个年,他似乎个子又长高了不少。”乐乐走进去叫了外公外婆,又走到妈妈床前,亲了亲王洁的脸,说:“妈妈,你快点好起来。你还答应了乐乐要陪我一起放风筝的呢!”

       “爸,妈,你们带乐乐先去楼下吃个饭,小洁这里,就让我来照顾吧!”已是中午时间,该吃午饭了。于是两老把乐乐带出病房。

       “如果带着残缺的身体活,还不如让我死。”当病房里只剩下王洁和李宗喜两人时,王洁流着泪说。她是用水果刀割开了自己的腕动脉,还好护士发现及时,失血不是很多。

        “你怎么这么傻。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你死了,你就不想想你的父母吗?他们养育你多么不容易。你就不想想乐乐吗?你难道希望他从小就失去亲妈吗?况且陈昊,他不是一直很爱你吗?”李宗喜望着梨花带雨的王洁,心中依然是万分怜爱,心疼不已。

        “别提陈昊。如果我身体不完整了,他对我的爱,又怎能持久?”王洁想到上次陈昊来病房看望她时,与他的一番对话。

       “如果我的身体不再完美无缺,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王洁认真地问。

         “你要听假话真话?”

        “当然是真话”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现在依然爱你。女人如果失去了最吸引男人的地方,我想男人对她的爱,应该也会慢慢黯淡吧!但无论我是否爱你,但我至少会像对待家人一样的关爱你。”

        “也就是说可能剩下的只是责任和义务,而没有了激情和爱意?”

       “或许吧!不过男女相处久了,最终的激情一旦成为过去,本来剩下的,也就只是亲情和关爱了嘛!所以男人才会不断地寻找新的目标,只是为了满足自身的原始需要,这才是符合人性自然的行为。其实很多女人也一样,只不过她们一般比男人内敛得多罢了。”陈昊说道。
        “难道就不会受良心和道义的约束?”

        “良心和道义是人类人为强加于自身的一种约束。男女欢爱有时正因为受它们的约束,才让人类自己折磨自已好苦。爱如果没有它们的约束,会单纯得多。”陈昊说道。

        “陈昊家里,还是没同意你们的交往吗?”李宗喜的问话把王洁的思绪拉回到病房。

        “现在他们同不同意,已经不重要了。”王洁幽幽地说。在她看来,她和陈昊,已不再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