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十八章节 深情人终得深情顾,逍遥客谱写逍遥游  

2016-03-20 19:27:59|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李宗喜来到这所贵州地区的农村中学时,乐彤正挺着大肚子在教学宿舍楼前刚洗完衣。正是暑假期间,学校显得格外冷清。她从自来水龙头前接了一桶水,一边提水,一边提衣,大概正准备提到自己房间去冲澡。

     “乐彤!”李宗喜看到已身形笨重的乐彤,心中一酸, 连忙走过去,“以后这样耗体力的重活,都让我来帮你做。”。

     “小喜子,你来了,你终于来了。”这样的情景,乐彤幻想过不知多少次。这次,她相信是真的,因为她之前已接到蒋齐的电话,告知她李宗喜正着急地寻找她。

     “对不起,我来晚了。”李宗喜说道,将两个塑料桶放下,把乐彤搂进怀里,却想不到却被乐彤狠狠地在脖子上咬了一口。

      “我告诉过我自己,如果你来找我,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咬你一口,让你知道我有多么地爱你。”乐彤说道。

      “你们女人,也真是奇怪,爱他,为什么还要打他,咬他?”李宗喜说道。

      “你即使没听过‘爱也牙痒痒,恨也牙痒痒’,也应该听过‘打是亲,骂是爱’吧?”乐彤边哭边笑道。

     “好,我知道了,你尽管咬我,尽管打我,我绝对不喊痛。因为我知道,你打的越重,咬得越深,就表示你越爱我。”李宗喜说,“但是,我不知是否也可以咬一口你?”

      “你敢?”乐彤伏在李宗喜肩头,说道。
      “因为我也想让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李宗喜搂着乐彤,却不敢太用力,他怕挤着宝宝。

      晚上躺在乐彤宿舍的单人床上,两人一时都无法入睡。

     “小喜子,这么长时间,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是不是就永远不会想来找我。”乐彤问,她还是恼恨李宗喜轻易放弃了他们的爱情。

     “想,怎么不想?其实是每天都想,但我每天又理智地告诫自己不要再想。”李宗喜回答。

     “有用吗?”

     “没用。越想忘记越难忘记。我发现原来想要忘记的过程却反而成了加深记忆的过程。”

     “其实我也是。我告诉自己要把你忘记,从此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根本做不到。”乐彤想起自己一人刚到这所学校当临时代课老师时的情景,有多少次她拿起电话想拨通李宗喜的电话,有多少次她一个人看着手机当中李宗喜的照片泪洒枕巾,又有多少次在呼唤着李宗喜的名字从梦中醒来。
      “乐彤,你的离开让我明白其实我有多么的爱你,多么的需要你。我或许不能给你金钱权势,但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只要你不嫌弃这种生活过于平淡,那我们一定会很幸福。”李宗喜说。

      “王洁呢?她怎么办?你放心得下她么?”乐彤问道。

     “她呀,此刻大概和汪如海一起,早到韩国去了。”于是李宗喜又把王洁和汪如海的事情说了一遍。

   “但愿我们的幸福,不是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乐彤说道。

     当李宗喜帮乐彤处理完贵州地区工作的交接事宜,一起回到江阳时,已是八月上旬。李宗喜刚把乐彤安顿好,准备先把他和乐彤的事和自己的父母说清,然后再到上海乐彤家中登门请罪,同时让她父亲同意这个婚事。可就在这时,李宗喜接到了教委严局长的电话。

       “你小子,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是个实诚人,可做出来的事,可不怎么实诚呀!”严梦熙上上下下打量着李宗喜,似乎不认识的人一般,这让李宗喜第一次觉得在他面前很不自在。

       “严局长,我……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李宗喜的确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这些天都没看微信吗?”严梦熙问。

      “没,这些天太忙了。”李宗喜这些天的确没空看微信,看朋友圈。

      “那你现在就好好看看。你现在可是成了我们江阳县的名人了,江阳县好几个微信公众号里都出现了你的事迹。”严梦熙说。

      于是李宗喜打开自己的微信,点开几个江阳的公众微信号,什么“微江阳”呀,“江阳教育”“江阳快讯”等等,里面都有一篇相同内容的文章,题目是“一校之长秽乱校园,师道尊严日薄西山”说李姓的某校长利用职权之便,玩弄学校新分配下来的年轻女性。执笔人写着‘受害人之父’”。虽然文章中并没有点明道姓地说是李宗喜,但上面明言是江阳某一公立学校校长李某,这其实跟真点其名已是没有两样。李宗喜想不到乐彤的父亲为了解心头之恨,竟然会出此下策。

       “我也想不到乐子清为了想让你在江阳县名声扫地,竟然不惜拿他自己的女儿的名声作陪葬。他一定是气糊涂了。”严梦熙也想不到乐子清会来这手,并且还未知会他一声,而是通过江阳县其他熟人途径一夜之间就把这篇文章在几个微信公众号上发了出去。

       其实严梦熙看了文章后打过电话给乐子清,劝诫他即使恼恨李宗喜,也应该考虑自己女儿的名声。

      “彤彤现在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一个人抚养长大他和李宗喜的孩子,她还有什么将来,还担心什么名节?我只要李宗喜那臭小子在江阳声名狼藉,无法立足就好,这样方解我心头之恨。”当时乐子清这样说道。

      “本来男女之间的事,说不清谁是谁非。如果是你情我愿,其他人更是无可厚非。只是如果影响到社会公德,却还是应该受到相应约束的。”严梦熙说道,“况且乐彤她一个姑娘家,怀上了你的孩子,你总不能不管不顾吧?那样也太不负责任了。”严梦熙说道。

     “是,我昨天已经把她接回来了。我打算马上跟她结婚。”李宗喜道。

      “啊,是吗?那……乐彤的爸爸乐子清知道么?”严梦熙问。

     “还不知道。我准备这边安顿好了,再带着乐彤到上海去亲自登门请求他的原谅,也请求他同意这门亲事。”李宗喜道。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小子,我不妨悄悄告诉你,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知道,或许愿意和你在一起的女人不少,但愿意为你生小孩的女人却是不多的。”严梦熙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际遇,深有感触地说。

       看着大腹便便的乐彤,李宗喜的父母和乐彤的父亲都不再反对什么,默认了即成的事实。由于乐彤预产在即,婚礼暂时就未举行,两人只是到民政局补办了相关手续。当金桂再度飘香的时节,乐彤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两夫妻给她取名“李樨”。桂花也叫木樨,但取名李桂花未免太俗,所以两人就改用了这个文雅的“”字,并取了小名叫“西西”,与“”谐音,暗合桂花飘香时节出生之意。

       新学期开学之际,教委迫于舆论的压力,还是免去了李宗喜校长一职。“等这段风声过后,你还是可以重新回到校长的岗位上,现在叫是叫张东升副校长暂时代理校长之职。”严梦熙说道。

      “谢谢严局长的器重,只是这一年来,其实我就想过辞去这一职务,因为我觉得,当校长真的并不怎么适合我,我大概更适合当一普通老师。我自觉还是缺少校长的领导能力,很多事我只会亲力亲会,不懂运筹帷幄。还有,校长的会太多了,而我真的不喜欢开会,更不喜欢训人,甚至不喜欢抛头露面。我觉得我更喜欢过自己安静地生活。工作之余,能让我有时间看看书,练练字,写写散文随笔,养养花,带带小孩,陪陪自己所爱的人。其实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李宗喜道。

      “既然如此,人各有志,我也不作勉强。”严梦熙听了这番话,心里很是不痛快。想不到自己想重用提拔他,他却反而不识抬举。当今世界,还有如此不识时务之人。但他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当父亲知道李宗喜又成了一名普通老师的时候,他不住的点着头,对李宗喜说:“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小喜子,永远记住这句话‘文章千古好,仕途一日荣。’”李宗喜的父亲李长庆又旧话重提。

      乐彤和李宗喜从此以后,给两人取了个共同的网名,叫“逍遥夫妇”,两人工作之余,就像李宗喜所希望的那样,虽不是锦衣玉食,但却也富乐有足。只是每每学校要给他们夫妇评先评先时,他们都会婉言谢绝。“把机会让给别人吧!你们也知道,其实我们很懒散,既不愿上交评选材料,也不愿意填写评选表格,甚至不愿意去领奖,所以,千万不要考虑到我们。”他们总是这样说。

       “可是评职称时需要这些。”有老师会善意地提醒道。老师的职称评比总是跟这些课题呀,业绩呀,荣誉呀挂勾。

      “如果职称评不到,也就不要强求吧。”很少有人像他们夫妇这样,你可以说他们安于现状,不求上进,也可以说他们生活洒脱,无欲无求。他们或许没有你有钱,或许没有你荣誉多,或许职称没有你高,可是,他们过的却很快乐。

        若干年后,如果你在江南的一所普通的农村中学,看到一对普通的教师夫妇的时候,看到他们一脸安然恬淡的神情,或许他们就是“逍遥夫妇”。你或许偶尔也会在某些杂志报端看到这个署名,那是他们共同写出的诗词散文。在他们身上,你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原来,再怎么纷乱紊杂的世界,只要你经营好自己的一份心态,就可以享受这种云淡风轻。

        话外音: 若干年后,李宗喜和乐彤依然是一对平凡的教师,陈昊已升至尚阳地区市委书记,严梦熙已调到县委当副县长,还是主管他的老本行,宣传和教育。汪如海和王洁外贸服装生意也是越做越好,而刘振生呢,早已把那个培训机构搞的风生水起,为李乐活,也为他自己创造了不少财富。唯一看不到多少变化的是李乐活,他依然总是挂着那永远微笑的“弥乐佛”笑脸,奔走于教委和其他各位领导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