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十章 杏坛群英角逐热烈,宗喜夺魁德艺双馨  

2016-01-18 12:44:40|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丰富全县教师的业余生活,同时展示校园教师个人风采,教委决定今年年末举行“最美教师”公开海选活动,全部活动过程有电视台全程跟踪报导,投票采取微信投票方式,最终得票最高者胜出。

   比赛项目四方面,乐器类才艺展示,书画类才艺展示,即兴演讲,即兴诗歌创作。全县的教师和学生极家长都可以在“江阳教育”的公众微信号上参与投票。先在各所学校进行海选,每位老师都可以报名参赛。分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然后三大组又进行最终角逐。

    李宗喜把教委的这一决定传达到全校老师,希望本校同事们能够踊跃报名参赛,可是几天下来了,却没有一个人来报名参赛。怎么?我们学校这么多人才,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么?李宗喜不解。想想蒋齐弹得一手好古筝,软硬书法也不错,徐明海拉得一手好二胡,书法画画也拿得出手;乐彤音乐系毕业,音乐方面更是不在话下,可为什么也没动静呢?李宗喜想了想,不由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拔通了乐彤的电话。

    “小彤,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李宗喜对着电话说道。虽然确立了恋爱关系,李宗喜依然很少在学校和乐彤单独相处,怕别人误会他在学校只知道谈恋爱而不知工作,作为一校之长,他总要有所顾忌。

    “是,校长大人,一会就到。”乐彤在电话那头顽皮地回道。

    “小妮子,怎么大冬天的,还跑得面红耳赤?”李宗喜看到从老师办公楼方向跑过来的乐彤,上身穿着大红小袄,内里是白色毛衣,下面穿着百褶黑色短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短靴。虽然是大冬天,整个人依然浑身散发出青春逼人的阳光气息。李宗喜看着脸红得像个小苹果般的乐彤,忍不住走上前去,爱怜地捏了捏她的小脸,又把她的手拉过来搓了搓,用自己温暖的大手掌给她取暖。

    “我怕你有什么指示嘛!”乐彤看到李宗喜对自己一连番的疼爱举动,心中一热,突然有一股想投入这个自己所爱男人的怀抱的冲动,但现在毕竟是工作时间,让其他的老师或者学生看到搂搂抱抱的毕竟不好,老师多多少少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于是按压下自己的冲动,只是这样说道。

    “哪有什么指示?我只是想找你随便聊聊。你也知道,教委说要举行‘最美老师’的选拔活动,我把这通知发到工作群了,可是到现在为止却没有一个老师来报名参赛。你说这是什么原因呢?”李宗喜问道。

    “噢。这事呀。刚刚我们几个老师在办公室就在一起讨论这事呢!并不是大家不想参加,只是每个人都很自谦,都认为自己能力有限。”

    “这是什么话。我们学校人才济济。有能力参加比赛的人不是大有人在吗?”李宗喜说道。

    “那你说说谁有能力在全县老师面前勇夺桂冠?”

    “有呀,比如徐明海,蒋齐,还有你。况且活动重在参与,能不能获奖倒在其次。”

    “刚才徐明海老师说了,他会拉二胡,但却不会唱歌,更不会诗歌创作。蒋齐虽然其他都行,但她却不喜欢站在人前演讲。而我,你知道的,其他貌似还行,可是书画方面却是我的硬伤,我的字是张牙舞爪。所以我们觉得学校只有一个人最适合去参赛。”乐彤说到这里,笑了笑,一脸深情的望着李宗喜。李宗喜被她看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这小妮子此时的脑子里,又在想着什么?不会正想入非非吧?

    “谁?你们觉得谁去参赛最合适?”李宗喜接过乐彤的话问道。

    “当然是你呀!”

    “我?”

    “是呀!”

    “不行!不行!学校里人才这么多?还是让别人去吧!这也是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嘛!况且奖金也比较优渥嘛。一等奖现金一万元,二等奖现金八千元,三等奖现金六千元。这对我们拿一点点死工资的老师来说,可以算是不笔不小的奖金了。”

    “所以你去争取呀!你想想,你吉他弹的那么好,字也写得好,演讲口才不用说,诗歌创作更不用说。说不定你能夺冠呢!真能那样,不也是我们景冈中学的骄傲么?况且并没有说学校校长不可以亲自参加吧?”

    “那倒没有。不过还是看学校其他老师有没有人愿意报名参加吧!我在工作群里再号召一下大家参加。实在没人参赛,那我们学校总不能不参赛吧?那我到时也就只能自己亲自上阵了。”李宗喜这样说道。

    “其实要我说呀,无论我们学校其他老师有没有报名参赛,你都可以去报名参赛。这也不同时是给你一个展示的机会么?”乐彤不停地鼓动李宗喜动参赛。

    “说别人轻巧,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去参加。”

    “因为我有自知之明。能力有所欠缺嘛。”乐彤说道。“不像某人,真是琴棋书画,样样在行,像这样的大才子不参加可就太可惜了。”乐彤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好吧!我也自己亲自参赛,总行了吧?”李宗喜看到乐彤那么想自己参加,于是答应她的要求。

     第二天,当乐彤经过李宗喜的办公室门前时,竟然听到从里面的套间里传来吉他的弹奏声。乐彤悄悄地走进去,看到李宗喜正端坐在一椅子上,用心地弹奏着吉他。看到他那专注弹奏的神情,乐彤不由地想起了两年前,在周潭洞小学听李宗喜弹奏吉他时的情景。在那个偏僻的小学校里,每天傍晚没有其他娱乐活动,除了偶尔两人一起去学校周围走走散散步,更多的时候两人就是傍晚在夕阳的映照下,两人在学校的场院里,一个弹奏着吉他,一个伴唱着歌曲。或许两人的情愫,就是在那一个个的黄昏傍晚,俩俩的琴瑟友和中暗暗滋生的。

    一曲终了,李宗喜蓦然抬头,才发现站在办公室门口,倚门而立的乐彤。她似乎还沉醉在刚才的乐曲声中。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李宗喜准备说道。

   “小喜子。看到你弹吉他,我想起了我们那时在周潭洞时的情景。那时我们只是同事,可是比现在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多。我真的好怀念那时的生活。”乐彤说道。

    “小彤,你是在怪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吗?可是你也知道,学校有这么多事,都是要我这个校长劳心劳力的。我也不是没有办法么。”李宗喜向乐彤解释道。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也理解。只是当个校长也有这么多事要操心。所以有时想想任何官职也不都是好当的。正所谓‘欲戴其冠,先承其重。’很多人只看到了别人风光的一面,却不知别人付出的也是你双倍的艰辛。”乐彤发着感慨。

    “谢谢你的理解。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李宗喜放下吉他,想靠近乐彤。在自己办公室的里面一个套间,一般在门前走动的老师或者学生不故意探进头来,是看不到自己和乐彤的举动的。

    “怎么样?再弹一首什么曲子给我听吧?我记得那时你最爱弹的曲子就是《遇见》,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只是好久不弹,指法生疏了好多。”李宗喜重新调整了一下琴弦,就开始弹了起来,乐彤跟着音乐,也轻轻地哼唱起来。

    “你弹的真好。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弹吉他的呢?”又一曲结束后,两人开始闲聊道。

    “其实我学弹吉他,还是大学的事儿。那时看到别的男生在追求女生的时候,背上背着个吉他,弹奏起来也显得酷毙了,所以就央求班上会弹吉他的男生教我,教指法,教乐谱,我那时也就像发了疯似的天天练,最后弹的比自己的师傅还要好,才慢慢放松下来。”李宗喜想起那时之所以那么卖命地去学吉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追求王洁。那时追求王洁的人那么多,他要想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胜出,没有多才多艺的本事,凭他当时苦寒的农村学子一个,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可是,最后,他就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抱得了美人归。每每想来,在王洁二十岁生日party上他那自弹自唱的一曲《老鼠爱大米》,才是最终赢得美人心的最大砝码。

    “我相信你一定能在比赛中胜出。”

    “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

    “那是当然。只是如果别的女人看到你这样多才多艺,英俊潇洒,也跟我一样,爱上你了怎么办?”乐彤半真半假地说道。

    “你呀!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况且全县教育系统中像我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一抓一大把。你只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李宗喜笑道。

    “对,我在心中,你就是最最好的。不然我怎么会爱你爱得这么深呢?”乐彤说道。

    “肉麻的话应该留给我们男人对你们女人说。你怎么可以剥夺我这个男人的专利呢?”李宗喜笑着打趣道。他知道乐彤说的是真心话,他也明白乐彤对自己其实真的是用情至深。

    “那你说你爱我。”

    “傻瓜,我当然爱你。”李宗喜往下吉他,走过去一把把乐彤搂进怀里,然后把头低下去,寻找乐彤的香唇。

    “我还有课呢!不跟你闹了。”乐彤一脸羞红,跑出了李宗喜的办公室。

    和李宗喜的景冈学校类似,其他的学校报名的人也不是很多。因为能拿出一两样特长的老师很多,而要在琴棋书画说唱写方面都能拿得出手的老师却是凤毛麟角。第一关,乐器演奏,李宗喜的表演节目是《黄玫瑰》,他和来自县二中特长班的年轻的音乐老师张诗雨以及另一位来自树人教育集团的老师吕辰争夺前三名,同时观众参与微信投票。李宗喜在这一轮子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

    “祝贺你。”这一轮比赛结束时,李宗喜由衷地对张诗雨说道。她表演的是钢琴独奏《枉凝眉》,自弹自唱,乐声和美动人,再加上她本人长得淡雅脱俗,气质不凡,所以评委观众给她的评分都很高,微信中的得票数也是遥遥领先。

    “谢谢。其实你弹奏的也很好。况且这一关是我的强项,后面几关却是你的强项了。”张诗雨对李宗喜说道。经过这几次的角逐,两人虽是竞争对手,却对彼此有了一个大致了解。她对李宗喜这几次在活动中无形中显露出来的温文尔雅,也是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你太谬赞我了。”李宗喜被美女表扬得不好意思,反而不知怎么应答了,只能如是说道。

    第二轮是书画表演,由他人出题,自己抽中其中一副字来写或一副画来画。李宗喜的钢笔字很不错,毛笔字也还行,但却也只能获得第三名的成绩。而第三轮的演讲比赛,演讲题目是《我的教育梦》。这却是李宗喜的强项,作为一名教师,李宗喜在教育方面有太多的希望和憧憬,所以他能侃侃而谈,说得头头是道,让所有人都为他的教育情怀所感动,为他的演讲才能所折服。他的成绩遥遥领先于他人,获得了第一名。第四关是即兴诗歌创作,在其中抽取其中一个题目,进行现场发挥,进行符合要求的诗歌创作。这样可以避免作弊,抄袭等事情发生,确保成绩的真实性。李宗喜抽中的题目是“请用安字韵,写一首应景诗。”,当着全部评委的面,还有现场直播的电视机前观众的面,李宗喜略一沉吟,就马上写出了一首,一气呵成,让其他还在苦苦思索该如何下笔的比赛选手自叹弗如。李宗喜的诗是这样写的:“数九寒天万物详,同仁齐聚赛诗场。氤氲意境山水媚,浩渺乾坤日月长。”第四关下来,李宗喜又获得了一个第一名。总分计算下来,李宗喜看来第一应该不成问题,只是除了评委的现场评分外,场外观众的微信投票也占比赛的很大一部分,所以最终结果,还要看微信的得票数。

    “看看吧!我就知道你能行。如果这次评选得奖,你说该怎么感谢我?”乐彤全程关注着李宗喜的每一场面比赛,现在四场结束下来,李宗喜的总名次遥遥领先于他人,乐彤看了比李宗喜自己还高兴。

    “那你说要怎样谢你?请你吃大餐,还是给你买礼物?要么我干脆把奖金全部交给你,让你自己随意支配吧!”李宗喜笑道。

    “你还真得瑟起来了呢!似乎第一已非你莫属似的。别忘了,还要看微信投票数呢!”乐彤说道。

    “不是你给我这么大的自信么?不过想来没有第一,拿个第三应该也不成问题吧。呵呵。”李宗喜也想不到自己能取得如此好的成绩,心中难免也是一阵兴奋。这时李宗喜的电话响了。

    “爸爸,我和妈妈在看你的节目。爸爸,我的同学们说你长得好帅,还说你弹吉他的样子好酷。”乐乐在电话那头兴奋地说道。现在放寒假了,孩子偶尔被李宗喜的父母带去乡下,偶尔也跟着王洁。看来今天周末,又被王洁接去了。

    “是吗?那你不觉得老爸帅吗?”李宗喜开心地问。自从参加这次“最美老师”的选拔活动,李宗喜竟没想到自已倒成了全县的“名人”,大家都知道了教育系统有个老师叫李宗喜。

    “我当然觉得老爸帅。还有妈妈也说你弹吉他的样子真的好酷。她还说她读大学时候就是看你弹吉他时候那酷酷的样子决定嫁给你的。”乐乐又说道。

   “乐乐,别说了。妈妈刚才跟你说着玩的呢!怎么可以告诉你爸爸。”电话那头传来王洁的声音,然后电话就挂断了。看来是王洁不好意思,把乐乐手中的电话强行拿走了。既然两人已经离婚,如果还不停地说着两人以前相恋时候的事,会让对方以为自己旧情难忘,想走回头路的感觉,王洁不想给李宗喜这种感觉,毕竟两人现在都已有了各自相处的对象,过去的,还是让它过去吧!

    最后微信的投票数张诗雨的得票数最多,如果她的得票数再超过李宗喜的一千人,那么李宗喜的第一就要让位给她了。

    “我在我们的‘闲聊吧’里已经号召了全校所有的老师,除了自已给你投票,还转发到各个班级的学生家长群,让他们也投票,同时又发动他们的亲朋好友也参与投票。你也可以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投票链接,让你的同学朋友也参与投票啊。”乐彤那日在电话里这样对李宗喜说道。

    “自已主动拉票呀?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有一种自吹自擂的感觉。就算了吧,能得多少票就得多少票,一切顺其自然吧。”李宗喜平时就对朋友圈里的拉票现象有点感冒,总觉得那样无形中增添了别人的麻烦,还想自已绝对不做这种事情呢。

    “那有什么?你也真是个迂夫子。现在朋友圈里要求拉票的多了去了。更何况别人美国竞选总统也是公然拉票呢!难道他们也会觉得不好意思。”乐彤有时觉得李宗喜真是迂腐耿直的可笑。

    “那个拉票和这个微信上的拉票怎么会是一回事?”李宗喜觉得乐彤竟然会把这两者放在一起比较,也真是醉了。

    “怎么不是一回事?他们总统竞选除了拼的是竞选人的个人魅力之外,拼的还有各自背后政党的实力和各自背后的财力。其实微信上的投票不也一样,拼的除了参赛者的本人实力之外,还要拼的是参赛者的个人交际面,人际关系,有时甚至还拼财力。”

    “拼财力?朋友圈中的拉票怎么和他们的财力有关?”李宗喜不解。

    “你说你OUT了吧?你没听说过吧?如果你把投票的链接转发一个朋友圈,他就在网上给你发一个红包,多转多得。有时也直接要你把投票的页面截图发给当事人,当事人就给你发一定数额的红包。”乐彤说道。

    “哪有这回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李宗喜平时只看到朋友圈中大家互发红包,活跃群内气氛,这种事情倒真的还没碰到过。因为他平时很少参与投票。

    “如果今晚过后,张诗雨的得票数还未能超过你一千,而你的现场评委的得分比她们高很多,那么你的第一就稳操胜券了。”乐彤给李宗喜分析道。

    “无所谓第几,重在参与嘛!”李宗喜倒是心态好,虽然他也希望自己能拿第一。

     可是最后一晚,张诗雨的得票数却奇迹般的一路飙升,一下子就起过了李宗喜一千二百多票。这也真是奇怪了,想不到张诗雨把自己的实力留在了最后。算了,第一第二又有何关系?李宗喜知道第一肯定和自己无缘了。可是第二天一早,比赛组委会却宣布了比赛成绩:第一名:李宗喜,第二名:张诗雨,第三名:吕辰。李宗喜有点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因为按比赛总得分,张诗雨的评委得分虽然比李宗喜低一点,但她的微信得票数却比李宗喜高很多,总分数应该还是她高。这时李宗喜接到活动组委会的电话,叫他今天去参加颁奖活动,并且也会有电视台现场直播。

    “请问,总得分不是张诗雨最高么?为什么第一却是我?”李宗喜觉得事情有点蹊跷,想向组委会负责人打探个究竟。

    “这个嘛!你还是去问问张诗雨本人吧?”组委会的负责人这样回答。

    “张老师,你好。我想请问为什么不是你第一?”李宗喜在比赛时两人互留了电话号码。于是他直接拨通了张诗雨的电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因为你比我表现得更好更优秀呀!”张诗雨在电话里开着玩笑。李宗喜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但如果她真的不便说出原因,李宗喜也不打算勉强。

    “是吗?就如此而已吗?”李宗喜说完本想就挂断了电话。

    “嗯!……是这样。昨天我爸爸没经过我允许叫人用微信刷票器给我刷了票,所以我的得票数才会一路飙升。我可不想胜之不武,所以今天一早我就对组委会成员据实以告了,因此你的第一当之无愧。”张诗雨想了想,最后还是对李宗喜说了实话。

     “啊?这样啊?其实你不说,别人也不见得知道。那第一就是你的了。”李宗喜说道。他很佩服这个女孩子的品质。

     “但我不想因为这事而让自己内心永远觉得过意不去。名次并不重要,我们做很多事情,更多的是要做到问心无愧,不是吗?”

    “‘上不愧于天,下不怍于地。’想不到你一个女孩子,还这么有气节。”李宗喜由衷地赞叹道。

   “我不需要你的赞扬。你只希望你知道了这事,也不要把这事弄得路人皆知。毕竟,我爸是为了我好。我可不想别人说他坏话。”张诗雨说道。

    “那是当然。你放心。”李宗喜挂断了电话。 

    傍晚,刘振东打电话过来说要庆祝李宗喜在这次“最美教师”的评选中获得冠军。

   “你不用陪你小情人吗?”李宗喜问道。

   “她呀,回娘家了。不过以后你别说小情人小情人的。我和她已经订婚了。只等她一师范毕业,我们就领证。所以你以后见到他,要叫嫂子,知道不?”刘振东也在电话里说道。

   乐彤放寒假已经回了上海。乐乐被王洁接走了,而父母亲自从放寒假也住回了乡下的家。李宗喜想想现在除了老同学刘振东,真的还没有谁能和他一起分享这份成功的快乐,于是爽快地答应了。两人约在“肥牛之家”火锅城。

  “来,今天我可要痛宰一顿我们的冠军得主。”刘振东一坐下来,就拿起菜单来点。
  
“不是说你来给我庆祝吗?怎么是宰我呢?”                                                       “对,我为你庆祝,但你为我买单。呵呵。谁叫你得了那笔不义之财呢?你不知道,我们树人教育集团为这次活动可是赞助了二十万呢。”刘振东说道。李宗喜知道这次活动树人集团是赞助单位,但具体赞助了多少,却并不清楚。

   “什么不义之财呀。那可是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充分展示我的个人魅力的情况下,才好不容易得来的奖项好不好。”李宗喜也笑着说道。和玩得好的哥们在一起,说话就是可以这样毫无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对,你现在可成了我们江阳县的名人了。全县不说十个人十个人认识你,但至少也是十个里面有八个认识你,当然除了那种既不玩手机微信,也从不看我们江阳地方电视的人除外。你小心哟,你变成了全县少妇心中的完美对象,小心中年美妇主动找你投怀送抱。”刘振东开着玩笑道。

    “你们看,对面的那个男的是不是最近参加我们江阳县‘最美教师’比赛并且获得冠军的李宗喜老师呀?”这时邻座的几个年轻妈妈小声问道。

   “是呀是呀。本人比电视上长得还要帅气嘛!”其中一个女的说道。

   “想不到那些老师除了上课,还一个个都那么有才。既会弹琴唱歌,也会吟诗作对。以前以为老师就只会死教点书,没有一点长处,看来老师的素质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另一个女的抬高声音,似乎故意想让坐在邻座的李宗喜听到她的赞美之词。其实她不抬高声音,刘振东他们就已听得一清二楚了,因为大家坐的是大堂,又是那种连屏风都没有的大堂,要想听不到,倒是很难。

   “你听到了吧?我说的不为过吧?你家乐彤该要更担心你被别的女人抢走了。”刘振东小声在李宗喜的耳边说道。

   “去你的。你以为我是谁呀,别人想抢就能抢走呀。我可是能做到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李宗喜也一边吃着火锅,一边开着玩笑。

   “哼,还柳下惠呢!你的心呀,早就被乐彤那小妮子占满了,你以为我还不知道。你最多也只能算得一个‘心有所属’罢了。”刘振乐喝了一口暖啤,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李宗喜的电话这时响了起来,原来是乐彤打来的。

    “小喜子,你明天有什么打算?”乐彤在电话那头问道。

    “打算?我想明天接乐乐回乡下住几天。放寒假也好几天了,我却一直忙这忙那,没个空闲。本来这个寒假就短,我却到现在都没回家看到一次爸妈。所以想明天回家去看看他二老。”李宗喜说道。

    “那年后你来一趟上海吧?我爸面前你也要有所行动吧?所谓的心诚则灵。你多来他面前表现表现,说不定他慢慢对你增加了了解,也就慢慢接受你了呢。你说是不是?”乐彤说道。

    “不会是你那里有什么好消息。你老爸同意我们交往了吧?”听乐彤的语气,李宗喜感觉似乎乐彤的老爸言语中已有所松动。

    “他还是没有马上答应。不过我把你参与‘最美教师’比赛的活动所有视频都放给他看。他说了句‘这个小伙子的综合素质的确还不错。’你说这是不是好的征兆?”乐彤开心地说道。乐彤是个有心人,她把李宗喜参与活动的视频全部拷贝了下来,她想把这个作为永远美好的回忆。

    “真的?那本小婿一定会更加努力,争取感动老丈人这座大山。”李宗喜想不到自己参加一个小小的选秀活动,还会带来这么多好的影响。

    老古话说得好:“福祸相依,喜忧随至。”。说的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人也不可能永远一番风顺,顺境之后总会碰到一两个逆境,逆境之后老天也不会太对你不公,迟早会迎来艳阳天。李宗喜和乐彤的感情是否就能一帆风顺呢?欲知后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