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九章 同学助力蜚短流长,重返景岗再任校长  

2015-10-20 21:25:13|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回说道陈昊到任,分管教育和宣传,王洁准备宴请老同学。毕竟请的是陈昊,本县的领导人物,所以王洁选了本县最好的一家酒店——银鹰大酒店来给陈昊接风。

    “现在三风建设抓得这么严,不是老同学相请,还真不敢来这种地方参加饭局呢。”陈昊把大衣脱掉,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和王洁夫妇打过招呼后,笑着说道。

    “我们同学聚会,自己掏的腰包,难道也还要惹人非议?难道我们领导就不是人,就不能有正当的交际应酬?这样也未免矫枉过正了点吧?”王洁见就只有她们夫妻和陈昊三人,才敢这么直白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不过,这几年在习总的领导下,腐败现象可真是好了好多,公款吃喝玩乐真的少多了。”陈昊说道。

     “说的也是。只是经济不景气,你还记得我的那个做生意的同学吗?他说这两年生意难做多了。”李宗喜给陈昊加了点酒,然后说道。

     “生意不景气是受整个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跟老美对我们国家采取的打压措施不无影响,这倒不能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政府。”陈昊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噢,对了,上次听王洁说你被发配到边疆了?当时听了也没来得及细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陈昊看了看王洁和李宗喜两夫妇,问道。

       于是王洁就把李宗喜被调到周潭洞小学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跟陈昊说了一遍。

       “这样啊?”陈昊把玩着酒杯,深思了一会儿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刚来这儿,还没有一个得力助手。我知道李宗喜的文笔很是不错,要不我把你借用到县政府当秘书怎么样?以后有机会就把关系再正式调转过来。”陈昊说道。

       “好呀,真能那样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管这事成与不成,我们夫妻二人都先谢谢你。”王洁知道陈昊是真心相帮,所以很是感激。

        “陈县长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说实在的,我这个人比较木讷,不适合在行政部门待,觉得还是当个普通老师更适合我。”想不到这么好的机会,李宗喜竟然会当场回绝。

       “你,你,你就那么喜欢待在那个山窝窝里?”王洁听了很是气愤,但又不想当着陈昊的面和丈夫发生争执,所以说完这句话也就不再说什么,低下头挟着菜吃。

      “那也行,人各有志嘛。不过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们夫妻二人尽管开口。”陈昊知道李宗喜为什么会拒绝他的提议,也就不再勉强。

        晚上回到家,王洁漱洗之后,躺在床上,面朝一边,一句话也不说。

      “老婆,为什么又生气了?你说要请陈昊吃饭,我同意了,并且我配合得还不好吗?”李宗喜虽然知道王洁因何生气,但他想缓和两人之间沉闷的气氛,所以故意说道。

     “那你为什么回绝别人的好意?难道你舍不得离开周潭洞?舍不得和乐彤那个小姑娘分开吗?”王洁从床上坐起来,气愤地问道。

    “老婆,你吃的是哪门子的醋?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和她仅仅是同事关系。我把她看成小妹妹呢!倒是你,分明知道陈昊对你不怀好意,还和他保持联系。而我这个傻瓜,还答应自己的老婆请自己昔日的大情敌吃饭。凭空给情敌制造跟自己的妻子见面的机会,真是傻到家了。”李宗喜也摇摇头,苦笑道。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已经跟你说过,陈昊来信阳,不是他要求来的,而是组织上的决定。还有陈昊也跟我说过。他到这来,只希望看到我过得幸福,并不想破坏我们们婚姻和家庭。”王洁说道。

      “是吗?他连这个都跟你说了。那告诉我,他还跟你说了什么?是不是像电视剧中说的那样,如果我给不了你幸福,就让他来给你幸福。你们私下见过面?”李宗喜听了王洁的话,猜想得出两人私下肯定见过面,或者至少通过电话。一想到此,李宗喜就气不打一处来,连声责问道。

     “是,我们是见过面。怎么了?我们本来就存在工作关系。难道就允许你和乐彤天天形影不离,我和他就不能偶尔见个面吗?”王洁一想到李宗喜不肯调离周潭洞,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她在一起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我和他在一起聊的也是工作。也是想让他帮下你。我只是想陈昊毕竟是分管宣传教育嘛。他的话在严局长那里多少还是有些分量的。我还不是希望你能尽快调回来么?你不知道一个人带着乐乐多辛苦,一个人睡在这么大的床上多么孤单,多么想你。”说着说着,王洁也泣不成声。

     “对不起,老婆。都是我不好。我错了,还不行么?”看着王洁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李宗喜一下子心软了。想想当初王洁在那么多的追求者中选择了自己,自己当时是多少感激。心中曾经发誓要一辈子好好爱她,疼惜她,不让她受半点儿委屈的。而现在,自己却惹得她痛哭。

     李宗喜把妻子紧紧的搂进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她那潮湿的双睑,她洁白的颈项,慢慢褪去她那棉质的内衣,好好地爱抚地自己心爱的女人来。

     事毕,两人竟无睡意,又东拉西扯起来。

    “老婆,满意吗?”

    “你说呢?”

    “我要你说。”

    “我偏不说。”

    “老婆,我不在的时候,真的很想我吗?”

    “嗯,真的很想。”

    “看样子别人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是对的。”

    “那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吗?”

    “不,听说是用来形容女人的。”

    “有什么不可以吗?”

    “连孔老夫子都说‘食色,性也’,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只是想想如果你是那些外出打工仔的妻子,肯定会耐不住寂寞而红杏出墙的。你也不想想,他们很多人都是长年在外,只有逢年过节什么的才偶尔回来一两次。”

    “去你的。好像把我说得很不堪似的。”王洁用小拳头捶打李宗喜。

    “老婆,你放心。上次去周潭洞的时候严局长答应过我的,叫我安心在那待一年,一年后一定把我调回景岗。我们很快就能让你天天如愿了。”李宗喜亲了亲王洁的柔发,说道。

      “天天?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成什么了。其实不一定要怎么着,只要你待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安心,觉得幸福。”王洁偎依在丈夫怀里,温柔地说。

       四季交替,寒来暑往,不知不觉中,李宗喜在周潭洞小学和乐彤一起,就待了整整一年。孩子们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两位老师下学期不再担任自己的老师了,都依依不舍。

    “老师,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老师,我会想你的。”

     “老师,这是我亲手给你们做的卡片。”一个小女生说道。李宗喜接过卡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祝李老师和乐老师永远在一起。”李宗喜看过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摸摸那小姑娘的头,说道:“不可能这样说的。”

      “为什么?”小姑娘歪着个脑袋问。

      “因为这句话往往用在两个喜欢的人之间。”李宗喜虽然中文系毕业,却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永远在一起”的用法。

      “那你不喜欢乐老师吗?乐老师不喜欢你吗?你们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小姑娘还是不明白。

      “你们在说什么?”乐彤听到好像他们俩在讨论她,于是也走过来。

      “没,没什么。”李宗喜虽然觉得小姑娘写的好笑,但却并不想让乐彤知道,于是掩饰道。

      “哇,好漂亮的卡片。佳佳,是你自己做了吗?”乐彤见李宗喜手上拿着一张学生自制的卡片,上面还有她自己用水彩笔画的图案,就一把夺过来,口中念到:“祝李老师和……”

      “乐老师,李老师说我写错了,他说只有两个喜欢的人才能说永远在一起。”那个叫佳佳的小女孩说道。

     “不,你没有错。是李老师说错了。只要是朋友,或者是亲人,都可以祝福他们永远在一起。是李老师把它的意思想得太狭隘了。”乐彤为了安慰小佳佳,故意这么说道。
       李宗喜在旁边听到乐彤的解释,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和乐彤对视了一眼,笑了笑,然后借故走开了。 
       暑假期间,严局长特意将李宗喜叫到了他的局长办公室,和他进行了一番长谈。
      “小李子,我答应过你,让你在周潭洞待上个一年半载就到你调出来的。现在我准备把你调出来,你想去哪个学校?对工作有什么新的打算?”
      “严局长,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和关心。我哪敢挑学校啊。你只要觉得哪里合适我需要我就把我安排在哪所学校就行了。说实在的,要不是考虑到我老婆一个人带着个孩子辛苦,其实我感觉在周潭洞教书也挺舒服的。呵呵!”李宗喜用手习惯性地搔搔自己的后脑勺,憨憨地笑着说道。
      “你呀,也不想想,我因为怕你寂寞,竟然是把我同学的宝贝女儿分配到了你一起和你作伴。要是没有她,你还有觉得在那里待的一年是快乐的么?”
      “嗯,这个嘛,可能是会有点寂寞。不过你也不可能是为了我才把乐彤分下去的。我可是听乐彤说起是她老爸为了想锻炼一下自己的宝贝女儿的吃苦能力,特别嘱咐你把她分到远一点的边远山区的。所以这个人情,我可不能冒领。”李宗喜一直以来都觉得严局长就像他的大哥一样亲近自然,所以也就和严局长开起了玩笑。
      “想不到乐彤把这事也告诉你了。但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大学毕业支持要到西部边陲支教,她父母实在不放心她,要求她尽量能留在自己身边近一点,才答应将她分到本县最远山区,就权当自己在自己的家乡支教了。不,我说错了,你们俩分到那里,本身就是支教行为,我们教育局不是还发放了几百块钱的边远山区补助的么?”严局长说道。
     “那严局长,你打算把我这个小小教师重新安排在哪?” 李宗喜言归正传。
      “你这臭小子,我如果打算让你当个小小教师,我今天就不会亲自找你谈话了。上次陈副县长也跟我通了电话,说你在大学时可是个风云人物,校园才子呢。希望我能尽量给你提供大展抱负的平台。其实他不说我也看得出你小子是有想法的人,将来在教育上必有所作为。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和陈副县长是同学。”严局长说道。
     “其实不是我,而是我老……”李宗喜连忙解释。
      可是还没等李宗喜说完,严局长却打断了李宗喜的话,又接着说道。“如果让你选择一所学校,让你去独当一面。你想选择哪所学校?”
    “严局长,我觉得不可能吧?这岂是我想在哪就能在哪的事儿。各个学校本来都有主事的人。如果因为我而让别人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岗位,那我岂不成了夺人之美的人了。我可不想别人因此怨恨我。你只要让我当个普普通通的教师,做个快乐的教书匠就行了。”李宗喜连忙推辞。
     “要说在县城或乡村随便安排一个校长位置,这与我而言,倒并不是难事。原任校长,我可以让他们再高升半格嘛。希望你能独当一面,这不仅是
陈副县长的意思,更是我原来就有的安排。你也知道,这些年来,我县有几个老校长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直在不作为的状态中,我也想在校长队伍中增添新的主力军,改变我县教育疲软现象。而你,我希望能成为这批新的教育力量当中的领袖人物。”严局长注视着李宗喜,很严肃地说道。

      “这……严局长,这个嘛,说实在的,我也只能做到尽力而为。但中国古代有句话叫做‘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已者容。’既然严局长如此的信任我,我定当不负所望。”李宗喜感觉自己的话有点像在下保证,自己说完也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那么,说说你的打算。”
     “我在想。我原来就是从景岗中学出来的。那就还是回到那所学校去吧。一是因为我对那里的教师情况比较熟悉,对他们知根知底,也算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吧!二是那是我的母校,也是我的老家所在地,我真的很想把自己家乡的教育搞上去,实实在在地为自己的母校作点贡献。大概也是因为我自己是农民出身的原因吧,对那些纯朴的老百姓,我还是怀在深深的感情的。”李宗喜真诚地说道。
     “好,好,好!”严局长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接着说道。“我还担心你小子想到县城哪所学校来当校长呢!虽然那样我也能做到。但我想,你刚从偏远小学支教回来,就马上委以重任,怕你一时还真的难当此任。而去景岗中学,却是合情合理。因为上次之事,本来责任就不在你,现在重新担当校长,别人也无可厚非,况且你也必能胜任。”严局长拍拍李宗喜的肩膀,高兴地说道。
      “朝堂有人好作官啊!”李宗喜知道这次自己能顺利地回到景岗中学,特别是回到原有的校长工作岗位,除了严局长的作用,其实陈昊的作用肯定是相当大的。可是,他可是自己的情敌啊!为什么自己要接受他的帮助呢?这不是显得太没骨气了吗?可是,如果不接受这一安排,对自己,对家庭,作这样的无谓坚持又意义何在?更何况,能在一所学校独当一面,实现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抱负,不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么?李宗喜在自己和自己不停的交锋,却是不分胜负,各有理由。“唉,不去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只要我和王洁的感情稳固,别人又岂能轻易插足,包括陈昊也不能。”李宗喜对自己最后说道。
       不知为何,小道消息传得非常之快。李宗喜要回景岗中学任校长之职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而同时传开的,还有一个负面消息,直接影响了李宗喜和王洁的夫妻感情。此事说来话长,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