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七章 兴冲冲突访周潭洞,心沉沉难胜假想敌  

2015-09-04 09:46:39|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吃过晚饭后,王洁收拾完厨房,就在客厅陪乐乐和李宗喜的妈妈看电视。李宗喜的妈妈是特意上来看孙子的。现在小乐乐开始上幼儿园了,王洁就自己亲自带他。而李宗喜的爸妈有时想孙子时,就进县城看看,偶尔他们也会带着小乐乐一起去乡下看望他们二老。这不,李宗喜的母亲张慧琴今天下午又来看孙儿了,还带来了一大篮筐自家种的蔬菜和几十个鸡蛋。“妈,你不要提这么多蔬菜来嘛,这么重,提上来多辛苦,况且蔬菜又不贵,我们买也花不了几个钱,而且平时就我和乐乐在家,也吃不了多少菜。”

“你爸说自家种的蔬菜没有打农药,吃得放心。反正多的可以放冰箱,慢慢吃。”张慧琴笑着解释。

“可蔬菜放冰箱也不能长久保鲜呀。”王洁本想说出口,但一想到这是二老的一片心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电视上正在播放电视剧《天道》,这是王志文和左小青主演的电视剧,非常好看,尤其是里面的台词很不错。王洁看完一集,这才注意到小乐乐偎在奶奶怀里,似乎从放学回来就没怎么说话,满脸透着不高兴。

     “宝贝,怎么了?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你不是说也想奶奶了吗?现在奶奶来看你了为什么还不高兴呢?”王洁把乐乐叫过来,摸摸儿子的额头,问道。

      “妈妈,思思走了。”

      “思思?哪个思思?”王洁一时没反映过来。

       “就是我的同桌李思思啊!”乐乐噘着小嘴巴,稚声稚气的说道。

       “思思走了?是不跟你同桌了呢还是不读书了?”王洁这才想到小乐乐平时放学回来经常在口中提起的同桌李思思。今天说她给了他一颗糖,明天说他要给她带一瓶牛奶。今天说两人一起做游戏,明天说两人又一起做表演。

    “老师说她爸爸妈妈离婚了。她跟着她妈妈去另一个地方读书了。”

     “啊,是吗?”

     “妈妈,我就再也见不到她啦!我现在没有同桌啦!”乐乐简直快哭了。

     “宝贝,你只要努力读书,说不定以后你们读初中,读高中,或者在大学里又可能会重新碰到的。况且,你的同桌走了,老师又会给你安排新的同桌的。所以,别难过了,好不好?”王洁安慰着儿子。

      “乐乐,过来,到奶奶这里来。”张慧琴招手叫乐乐过去。

      “呵呵,我们家乐乐跟他爸一个样,就是重感情。”张慧琴一把搂住自己的孙儿乐乐,无限爱意写满嘴角眉梢。

      “奶奶,我爸爸妈妈也会离婚吗?”小乐乐突然问道。王洁和张慧琴同时一愕。

      “小傻瓜。你爸爸妈妈好着呢!干嘛要离婚呢?况且他们一个个这么爱乐乐,谁也舍不得失去乐乐,是不是?”张慧琴说。

      “如果爸爸妈妈离婚,我就离家出走去找李思思,再也不回来了。让他们永远见不到小乐乐。”小乐乐郑重其事地说。

       “宝贝,你放心,你爸妈绝对不会离婚的。”张慧琴信心满满地说。

     “我们也会离婚吗?”听了乐乐的话,王洁却禁不住问自己。如今社会,婚姻和家庭的稳定失去了以往道德和舆论的束缚,婚外情随时发生,离婚率越来越高。一切都存在变数。说实在的,王洁自己都不如张慧琴那么肯定和有信心。

     “以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呢?”王洁心中感叹。

      说实在的,其实自从那次和李宗喜在散步时碰到了乐彤之后,不知为什么,心里就一直非常忐忑不安。难道这也是女人的第六感?

      “妈,要不你明天也别走,留下来帮忙接送乐乐上学吧!我明天去下周潭洞,看看李宗喜。他自从到那上班,我还从没有去看过他呢!”王洁突然作出个这么样的决定。

     “好呀好呀,你尽管去。我会带好乐乐,烧饭给他吃的。”张慧琴听说王洁要去看李宗喜,连忙应承。其实她也想到自己儿子的工作地方去看看,但她们俩总得留一个人带乐乐不是?乐乐明天还要上学呢!

       第二天,王洁坐上去周潭洞的唯一一班车,在傍晚边上,也来到了周潭洞。

      “师傅,请问一下,去周潭洞小学怎么走?”王洁坐在驾驶座旁边,临下车时,就向司机问路。

      “你也要去周潭洞小学?不是也去找李老师吧?”开车的师傅打量着王洁,疑惑地问道。

      “也?难道还有其他人找他不成?”王洁问。

      “有呀,前不久也有个很漂亮的女人找他,她还说是他以前的同事呢!你也是他的同事吧?要么是他同学?”开车的师傅口无遮拦地说,看样子也是个喜欢八卦的人。

      “噢,我是他同学。”王洁回答道。不知为什么,她没有说她是他爱人。不过说是同学,也没错。本来他们俩就是大学同学嘛。

       “师傅,你认识李宗喜老师?”

       “我们这里就这么点大,哪个不认识呀。况且那个李老师每个周末都和另一个漂亮的女老师一起坐我的车来回。而且每次两个人坐在车上都是有说有笑的,简直像一对谈恋爱的。”

      “是吗?谢谢你。”王洁下了车,沿着刚才师傅所指的道路,向周潭洞小学走去。

     “唉,这个姓李的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怎么一个个都长得那么漂亮呢?”开车的师傅目送着王洁离去的背景,还最后发了句牢骚。

       而此时的王洁,听到了师傅的一番话,心中早已是五味杂陈。

       “他会喜欢上乐彤吗?两人会日久生情吗?那个来找李宗喜的女同事又是谁?”一向自信的王洁,虽然说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是在杞人忧天,但依然忍不住不去想。

     远远地王洁听到了《歌唱祖国》的曲子。当她走进周潭洞小学那个小小学校门时,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一幕:李宗喜坐在院子里的一板凳上,怀抱着吉他,正在弹奏;而乐彤,正站在他旁边,引亢高歌。两人看到突然现身的王洁,都连忙打住。

      “王洁?你怎么来了?来了也不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我也好去车站迎接你。”李宗喜走过去,接过王洁手中的小坤包。

     “我?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不给你打电话是想给你个惊喜嘛。”王洁说道。

    “嫂子,你来啦!”乐彤走过来,主动和王洁打招呼。王洁微笑着向她点点头,算是回应。

    “你肯定还没吃晚饭吧?你坐在这歇一歇,我去学校厨房给你煮碗面。”李宗喜说。

     “看样子你在这里过的挺自在。”晚上躺在床上,王洁若有所思地说。

      “这叫做,只要心安,哪里都是天堂。”李宗喜笑嘻嘻地说道。

       “什么叫做心安啊。如果这里没有乐彤,你还会觉得这里是天堂吗?你知道吗?我今天走进校门的时候,看到你和乐彤两人一弹一唱,我竟然想到了‘琴瑟和谐’这个词。”

     “老婆,你别想歪了。你也知道,乐彤是音乐老师,她想在元旦跟孩子们一起举行一个小小的元旦文艺汇演。她说最好老师也表演一个节目。她知道我会弹吉他,就叫我表演一个。我们刚才是在排练呢!”李宗喜说道。

      “你解释那么多干什么?我只是说我想到了那个词,又没说你们有什么。况且在这穷乡僻壌,本来娱乐方式就少,偶尔弹弹琴,唱唱歌,丰富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不是很好吗?”王洁说道。

     “老婆,你真是这么想的?我还真怕你想多了呢。你放心,纵然我面前有一片森林,但眼中也只有你这一棵大树。”

    “乐彤这小姑娘看起来蛮不错的。乐观开朗,充满阳光。跟她在一起,感觉你很快乐。”

     “是,你说得对。和她在一起共事,我是觉得很快乐。但那也只不过是同事之情。你也不想想,我们还能怎么着?她比我们小了差不多十来岁呢。我纯粹把她当成小妹妹。更何况,我的老婆貌美如花,我这们穷教书匠怎么敢背叛你这个局长老婆大人呢。 ”李宗喜自己想想都不可能。

    “是呀,你有这个自知之明就好。”王洁说道。

      想起开车的师傅说的另一个女同事也来找过李宗喜,王洁又忍不住问道:“最近除了我,还有人来找过你?”

    “没有呀,这种地方,谁会愿意来。每天就只有一班车来回。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太不方便了。”李宗喜想到一个月前蒋齐的突然来访,觉得还是不让王洁知道为好。

      “没有?真的没有吗?”王洁目光盯着李宗喜,一脸探究地问。

    “噢,我忘了。以前的同事蒋齐蒋老师有一次到这边来看亲戚,顺便过来了一下。”看到王洁紧盯着自己的目光,李宗喜知道王洁肯定知道了些什么,于是打消隐瞒的念头,一五一十地说道。

     “噢?是吗?那你还说没人来过?”

     “我刚才忘了嘛!”

     “是忘了还是想故意隐瞒?”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是以前的同事过来看看而已。”

     “我想也是。当时听开车的师傅说的时候,我猜想也就是蒋齐老师。因为在景冈中学,漂亮的又和你关系好的女老师,也就只有蒋齐老师了。”

      “是,蒋姐人真的不错,并且也一直对我挺好的”李宗喜说道。

       “她好像比你大好几岁吧?”

      “是呀,所以我以前在景冈中学的时候都管她叫姐呢。好了,我们不说别人了,你不是说想我了吗?那么老婆大人,就让我服侍你更衣就寢吧!”李宗喜看着自己的老婆,故意装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坏坏地笑说道。

      一睡醒来,天已是大亮。王洁也没想到自己满怀心思,来到这个陌生地方,竟然会睡得这么沉。是因为山村的靜谧,还是昨晚被李宗喜折腾得太累,王洁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里的空气真的很好,景色也怡人。其实如果能摆脱物质和名利的诱惑,真的和心爱的人长住在这里,也真的很不错。”王洁抬头看着远处重重叠叠的山峦,山顶正升腾起一阵阵轻雾,几缕阳光如一根根金线,从树林的缝隙中倾泄而下。

     “这种地方,短暂待待是会觉得不错,但真的叫你长住在这里,你一定会觉得无聊透顶的。”李宗喜说道。

    “说的也是。噢,对了,几点的早班车,我还要赶回去上班呢!”王洁说道。

     “老婆,早班车早走了。”

     “啊?那你为什么不叫我?我还得上班呢!”

     “我以为你准备在这待一天的呢!并且你睡得那么香,我也不舍得叫醒你。好了好了,局长大人,你就既来之则安之吧,请一天假有什么关系呢!况且今天是周五,明天早上我们可以坐同一班车回去。同时也让你见见我的学生,品尝一下我们学校食堂的伙食嘛。”

    “那,好吧!”王洁想想既然错过了唯一到县城的早班车,那也就只有如此了。

学校里的早饭很简单,因为平时只有李宗喜和乐彤两人在这就餐,所以也就是两个人用一个智能电饭煲,预约一点稀饭,然后就着点咸菜下,一餐也就算是对付了。偶尔乐彤会从县城带得面包蛋糕之类的来,和李宗喜一起吃。

    “那你平时来的时候也可以买点来呀,怎么好意思老要小姑娘家家的买给你吃?”王洁听说面包蛋糕都是乐彤买的,于是这样说道。

    “嫂子,你别太客气。这也花不了几个钱。李老师他一个大老爷们,哪会记得这些小事啊?”乐彤也和他们夫妻两坐在一起用餐。

     “平时早上就你们两人在学校用餐?”王洁问道。

     “是呀。学生都是走读的,这里没有住宿的条件嘛。中午有几十个学生在这里吃。因为离家远,来去不方便。而平时早晚就我和乐彤两个人。”李宗喜一边嘴里喝着稀饭,一边回答着王洁。

    “噢,这样啊!”王洁看了看了看正埋头吃饭的李宗喜,又看了看一边的乐彤。想不到乐彤也正把目光迎向自己。

     “嫂子,你真漂亮。用天生丽质,端庄大方来形容你最恰当不过了。”乐彤发出由衷的赞叹。

     “哪里。我们的孩子今年都读幼儿园了。你才叫做青春靓丽呢!”虽然听惯了别人的恭维,但听了来自同性的乐彤的赞美之词,王洁还是非常受用,于是也由衷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在这里互相欣赏了,我听了都有点起鸡皮疙瘩。反正你们都是美女,好不好?”李宗喜站起身来,一把牵过王洁的手。

     “干嘛?有乐彤在呢,别拉拉扯扯的。”王洁看到李宗喜过来拉自己,连忙甩开自己的手,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可是老夫老妻的了。来,现在离上课还有个把小时,我想带你去这附近走走。”李宗喜说道。

     王洁跟随着李宗喜,走在乡间的小道上。现在正是入冬时节,田间的作物已收割殆尽,洒落田间的都是这里那里的一堆堆稻草。虽然没有夏天“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也没有秋天的“满眼金黄农人笑,又是一年丰收时”的景致,但满目萧索,却也有另一番肃静之美。

    “看到这满眼的稻草堆,倒让我想起了李商隐的那句:‘留得枯荷听雨声。’”李宗喜向来喜欢诗词,“如果改成‘留得稻草护田间’,感觉也不错。”

    “你指的是他们把这稻草留在田里,是作来年的肥料吗?”王洁问。

    “应该是吧。以前我小的时候,我记得我父亲辈他们都是要把这稻草收集起来的。”

    “我知道,他们把它收集起来卖给造纸厂,还有作为家里耕牛的越冬饲料。”王洁说道。

    “稻草的作用可远远不止这些。我记得他们还用它来编绳子,打土胚,还有垫席子。”李宗喜说。

      “你还知道的真多。”

      “别忘了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不过,现在它们用处不多了。农村的耕牛越来越少,以前家家户户几乎都养牛,现在种田的人少,大部份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很多种田的人也不再用牛耕田,而是改为机械化耕作了。所以也用不着用它当饲料了。冬天床上也不用它来垫床底了,家家都是买的席梦思床。社会就是这样从一点点细微处,开始缓慢变化着的。”

      “是呀,一切都在变。万事万物都不可能一成不变。只不过有些事情的变化,我们一时半会儿还很难察觉而已。”王洁也跟着感叹。

    “这用马克思广义哲学观点来说。就是缓慢的量变到了一定时候,才会引起质的变化。量变最终导致质变。”李宗喜道。

     “就好比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出来走走了?有多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聊聊了?”王洁停下脚步,问站在自己身边的李宗喜。

     “对不起,老婆。我应该腾出更多时间来陪你的。可是你看,我们现在只有周末才有机会聚在一起,离多合少,乐乐大部分时间也是你一个人辛苦带。有时想想,真觉得有点对不住你。都怪我,太没出息了。”

    “没事,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况且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只要你心中一直有我,一直有这个家,有男人最起码该有的责任感,我就觉得我为这个家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老婆,你放心,我会好好珍惜我们这个家,好好珍惜你这个好女人,对你好一辈子的。”李宗喜真诚地说。

      “噢,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的高中同学,陈昊,你还记得吗?”王洁问。

      “陈昊?当然记得。我的头号情敌嘛,怎可能忘记他?他怎么了?”李宗喜问道。

      “他发了个短信过来,说可能要到我们县当副县长了。”王洁说道。

      “他?当副县长了。毕业才几年呀,他倒提得够快的。唉,有个当官的老子在路上罩着就是不一样啊!”李宗喜用夸张的口气说道。

      “他能得提拔,也并不见得就是靠他老子。他本身能力就很不错,在高中品学兼优,而且还是学生会主席,最后考上南开大学,又保送了北大研究生呢。”王洁说道。

     “是,他那么优秀,你现在会不会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啊?他现在是堂堂的县级干部,而我却还是一穷教书匠,而且还被发配在这穷乡僻壤。”李宗喜说话的口气已经变了。内心深深的挫败感压抑着他,让他忍不住不一吐为快。

     “你也真是可笑。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他优秀归他优秀,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何必要这样气急败坏,酸不溜秋的说话呢?”

     “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嘛!”李宗喜自知理亏,也就试着改变语气说道。

    “老公,任何时候你都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你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但你有文化,有素质,有涵养,其实心中也有抱负,只是现在没有找个你施展才华的平台而已。所以我的老公哪一点都一不比别人差,差的只是机遇而已。况且,你比陈昊帅多了。”王洁说道。

       “那告诉我,你嫁给我,觉得幸福吗?”李宗喜问。

       “幸福呀,只要我们互相信任对方,珍惜对方,纵然你当一辈子的普通老师,我也觉得我们的小日子,是幸福的。特别是和你晚上在一起的时候,我很满足。”想到昨晚的情景,王洁不觉抿了抿嘴巴。

     “那今晚,我让你幸福一次吧!”李宗喜搂着王洁的腰,突然有一种当年在校园的后山上偷偷谈恋爱时的感觉,温馨满怀。

      “陈昊,怎么会想到调来我们这个小小县城当副县长呢?他,不会还对王洁念念不忘吧?”回来的路上,李宗喜的脑子却禁不住冒出这么个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