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杏坛风雨情》第一章 为谋小职朋友设计,因缘凑巧探得实情  

2015-06-13 13:21:50|  分类: 杏坛风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为谋小职朋友设计,因缘凑巧探得实情


      景冈学校是一所寄宿制的农村初级中学。它位于风景秀丽的景虎风景区景冈镇政府旁,是一所曲型的江南农村中学。一晃间李宗喜在这所学校已待了整整五年。在这五年里,李宗喜由一个普通老师成了如今这所全县最好的农村中学的校长。很多人都觉得他升迁得快,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多少。

那天,当李宗喜骑着他的洪都摩托车到达学校的时候,只见他的校长办公室门前,被上百个看来是学生家长的老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

    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禁在心中打了个问号。

 分管后勤的副校长刘涛看到李宗喜来了,连忙迎了上去,和校长李宗喜悄声私语,把事情的原委解说了一番。

“什么?他们要求我们学校退标,把食堂管理权给他们,让他们经营?行得通吗?”李宗喜说道。

原来,因为景冈中学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全校一千多个学生,基本都离家较远,都是寄宿生。他们从周一早上坐公交车来,基本上就只能周五下午再坐公交回家。这样学生每天的吃住就都在学校。学校的食堂管理的操作需要人手,也是学校管理上的一块肥缺。而按往年惯例,都是采取向社会公开叫标形式,让中标者获得学校食堂的经营权。而从中所得的标钱用于学校教师的福利。今年也按往年一样,进行了招标,而就在上周,招标才刚结束,在学校当老师的何富春的表弟何志春叫标成功,周六学校刚刚和他签好了合同。而现在,学生家长却要求我们学校退标?

“这样吧,你把各位家长请到大会议室,再叫上各处室主作和副校长,我们一起去会议室商议此事。”李宗喜想了想,说道。

“各位家长,请安静一下,请安静一下。有什么话我们一个个来说,我一一解答,你们来学校是为了解决问题来的。你们这么一窝蜂的说,叫我听哪个的呢?”李宗喜打开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

“我们要求学校退标,把食堂经营权收回,让我们家长们轮流经营。”坐在家长们中间的一个高个子首先说道。

“对,对,对!我们要求学校把经营权收回,由我们来经营。”家长们响声一片,连声附和。

“现在各所农村中学的食堂管理向来都是对社会招标,交给社会人士来经营管理,你们为什么对这种做法会有意见呢?”李宗喜问道。

“因为孩子们吃得伙食太差了!”一个家长说道。

“对,承包食堂的老板也太抠门了,五块钱一餐的盒饭,根本就看不到油水和肉丁儿。”

“对,而且还很不卫生,我的小孩上次跟我反映他在饭菜里面吃到了好几次死苍蝇。”

“作为本地的老百姓,为什么食堂不能让我们经营,我们要肥水不流外人田。”

各位家长七嘴八舌,纷纷说道。

“可是真的交由你们经营,你们能做得好吗?这可不是你们平时自家的一两桌人的饭菜,而是一千多个学生和一百多名教师的每天的一日三餐你都要准时准点的提供,没有食堂管理经验的人,是很难管理好这一大摊子的事情的。你们所说的轮流经营承包,指的是一个家长承包一个学期,一年还是一起承包呢?你们的想法你们觉得怎样才是可行的呢?”

家长们听了李宗喜的提问,一下就炸开了锅,当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高声议论开来。

“他们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的。”坐在李宗喜右边的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张建华探过头来,悄声对李宗喜说道。

“不管怎么说,让他们自己先议论议论去。作为学生家长,我相信他们也会为学校着想,不希望学校连最起码的正常管理都没有,让学生没有饭吃。”李宗喜说道。

 

从会议室出来,李宗喜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一个套间,里面一间是卧室,外面一间是办公室,也就一张大办公桌,一张办公椅,还有一个小书橱。书橱里平时放些教育方面的书籍和杂志。办公桌上放是一台台式办公用电脑。办公室虽小,看起来却也简洁明快。作为农村寄宿制学校的校长,每周李宗喜要在学校住两到三天,除了因公外出学习,这已是他的习惯,其实也是教育局对各校校长的明文规定,以便让校长能第一时间掌握学校情况和动态,及时处理好各种突发事务。

“你看,我就知道他们议论不出什么结果的。李校长,我只是奇怪,以前刘涛副校长的亲戚承包了四五年,都没有人来闹事,怎么何富春的表弟才刚跟我们签定了合同,就有人要求收回管理权呢?这也太让人奇怪了。”张建华从会议室出来后,跟着李宗喜走进了校长办公室,见四下无其他人,对李宗喜提出了他的疑问。

“不过,家长们提的意见也不无道理。他们说是大部分也是实情。”李宗喜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也给张建华倒了一杯,咕咚喝了一口,说道。

周五把学生送出校门后,李宗喜回到家,看到老婆王洁正系着个围裙,在厨房里做晚饭。王洁和李宗喜是大学同学。他们从大一就开始恋爱,大学毕业后他们并没有像很多大学生一样,面临毕业既失业失恋的苦楚。因为王洁没有回到发展潜力更好的邻县老家,而是毅然选择了跟着自己的恋人李宗喜来到了江阳县。为此,李宗喜除了爱,对王洁还有一份感激。

“老婆,你辛苦了!”李宗喜放下办公包,就马上走时厨房,伸出两只大手,从后面紧紧搂住了她。同时忍不住去亲吻她那白皙修长的美项。

“唉呀,老公,不要这样啦!放开,放开你的讨厌的手嘛!我满身都是油烟味呢!”王洁放下手中的锅铲,笑骂自己的老公。

“你就让我抱抱嘛。谁叫我的老婆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呢。既进得了厨房,也出得了厅堂。呀,老婆,能娶到你我真的特有成就感。”

“好了好了,都早被你骗上床了,还要说这些肉麻的话干嘛呢!不过,我真的爱听。想当初,我就是被你的甜言蜜语给灌醉的。”王洁不禁想起了以前的恋爱时光,眼神中一片温柔。

“谁说的,你不是说因为我长得帅,也很有才华才被我吸引的吗?”

“那些也是啊,你真的很不错啊!论长相有长相,论才华有才华,论素质有素质,你在我心中,绝对是股票当中的绩优股。不然的话,我咋会爱上你。想当初在学校里追求我的纵然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班,里面既有家里当官的,也有家里很有钱的,而我却为什么偏偏选择了你这个乡下一贫如洗的土老帽,不就是看重你这个人么?况且我还为了你,背井离乡。所以如果你有良心,可得对我好一辈子。”王洁说道。

王洁的话不禁让李宗喜想起的在大学报到第一天。大部分同学都是自己坐车去的。而那天王洁却是由一部黑亮的桑塔纳轿车送到校门口。送他的倒不是她的家人,而是她的高中同学陈昊。陈昊是王洁的高中同学,在毕业那天,他明确表示他已喜欢了王洁很久很久,但怕说出来影响两个人的学习,也怕家人反对,所以一直把这份爱意藏在心底,现在高中毕业了,各自都考取了自己理想的大学,他说一定要追求王洁。可是最后却被李宗喜抱得美人归。

吃过晚饭,李宗喜主动收拾碗筷,两人又给儿子乐乐打了个电话。就一起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儿子乐乐才两岁,由李宗喜的父母放在乡下帮忙着带。因为夫妻俩实在工作太忙了,根本没时间带小孩。王洁两年前刚考取县宣传部的一个公务员职位,然后就马上请了产假生乐乐,现在刚开始进入新的工作状况,当然要趁年轻好好表现一番,更何况由于王洁在学校是个才女,写得一手好字,文笔也很不错。现在部里的领导正准备重点培养她呢。李宗喜又刚担任校长职务不久,虽然学校不是很大,但现在学校正在实行课改,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所以两夫妻根本就没时间亲自照顾乐乐。而他们却又不放心雇请别人,只好烦劳李宗喜的父母帮忙照看。但两老人又不喜欢住在县城,他们说城里人太没人情味了,住在门对门十来年大概都相互不认识,不如乡下人,热情好客,邻里之间,可以互相窜门。所在他们就就只好把小孩放在乡下,每个周末,要么去接过来自己带两天,要么一起去乡下陪陪两老一小。

李宗喜于是把今天学校的事和王洁说了个大概。

“嗯,现在的老百姓也真是太会无理取闹了。如果他们下次再来闹事,你就把这事交给景冈派出所,让他们出面解决得了。”王洁听了李宗喜的话后,说道。

“哪能那样呢。这些人既是我们的学生家长,也都是附近居住的老百姓。我们学校要想办好,以后还需要当地老百姓的多多支持呢!你也知道,最近我们局里一直在倡家校合作。没有老百姓的支持,绝对办不成最好的教育。如果真的那样做,只会激化学校和当地老百姓的矛盾。况且,我觉得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是因为你也是乡下的孩子,所以才会为他们着想。不过你说的也是。那如果他们自己也拿不出什么方案来,又不让你们把标放出去。那到时该怎么办?”

“那就到时再说吧。”

又是一周工作的开始。中午,李宗喜把副校长刘涛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同学,我听说上次来议事的那个高个子是你的远房亲戚,你能帮忙做下他的思想工作么?”周末在家时,张建华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李宗喜上次那群家长中为首的那个高个子其实是副校长刘涛的舅公的儿子.

“哪是什么亲戚,很远很远的表亲而已,况且平时也从不来往的。他那次也来了,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刘涛眼光闪了闪,然后平静地解释道。

“哦?是吗?那也麻烦你做做他的工作吧!食堂的事总得有个合理解决途径吧?”刘涛和李宗喜是曾经的高中同学,两人高中毕业后李宗喜考取了锦江省师范学院,而刘涛考取了地区的尚阳师范学院,巧的是又同时一起分配到景冈中学。

“你放心,我肯定会。其实你不说,我也打算自己去找他谈谈了。我们是什么关系呀,既是同学,又是同事,还同时身为学校校级领导。这是我该做的分内事。”

第二天,刘涛把家长们的意见反馈到李宗喜这里。家长强烈要求收回食堂经营权,这个事情如不妥善解决,就不让食堂下个学期正常运营。

“可是不让中标者经营,到底叫谁经营呢?真的让给他们自己经营?明显是行不通的嘛!”

“他们说实在不行,最起码让学校自己经营。这样食堂就不会因为要上交不少的承包金而苛扣学生的伙食质量。”

“真的要依他们所言,那学校又派谁去主管食堂好呢?各位处室的主任和副校长们本来要忙的事情就很多,这要管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可是全校一两千人的最基本的生活问题呀。要不,老同学,你是分管后勤的副校长,这事你就给管理起来吧。当然,这事我们还得经过校委会的成员一起商量。”

最后,出于家长们的强烈要求,学校把承包金退给了何志春何老板,并且还依据合同赔偿了违约金一万元。通过学校校委会成员的一致商议,最后由分管后勤的副校长刘涛专门负责学校食堂的一切事宜,包括食堂所有食材的提供和采买,以及食堂人员的招聘和任用,还用工资的发放。

周末,刘涛提着几瓶酒,来到了舅公的儿子刘昆家。刘昆原来就是那次到学校叫得最起劲的那一个学生家长。

酒过三巡之后,刘涛又再次向刘昆举起了酒杯,不住地说道:“昆叔,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哪能得到这个肥缺。以前还要每年叫标,还要交那么多钱给学校。现在好,我不用交一分钱给学校,李宗喜那傻B说只要把学校食堂管理的好,学生伙食有很大改善,可以零利润。哈哈,零利润,我一定会让学校是零利润,因为那利润都会进了我的腰包。昆叔,我不会亏待你的。”刘涛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小涛子,这算什么。我就知道他姓李那小子不敢和老百姓闹僵,一定会答应我们的要求的。你也知道,现在什么都要求和谐和谐。他小子一定怕我们把事情再闹大。”刘昆已是喝得面红耳赤,摇摇晃晃地端起酒杯,也是一干而尽。

“小涛子,来,你过来,我再跟你说句悄悄话。你想不想把姓李那小子从位置上拉下来,你坐上去。你不是一直很气愤他比你升得快也比你幸福么?我也有办法把他拉下马。”

“是吗?你怎么拉?你又不是领导。”刘涛含笑说道。

“但我可以借现在政策的大风,把他刮下来。只是你到时别忘了要多谢我这个功臣噢。”两人于是头碰头,嘀嘀咕咕了好久。

学期快结束时,学校里来了两人陌生人,听说是省报的记者。问了一些以往学校食堂的管理情况,李宗喜都据实进行了回答。可想不到没过几天,省报的报纸上却骇然出现这样一个标题的文章:《农村校长从学生口中谋取福利,现代教师师德何在?》。文中指名道姓地说了景冈中学作为一个农村基础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本来就有国家的教育教学专项拨款,却为了能给学校老师发放更多福利,把食堂公开向社会叫标,而让学生吃最差的饭菜。

      那天,教体局局长严梦熙把李宗喜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和他谈了很多。严局长说道:“小李啊,你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校长。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不错的校长,爱干实事。更何况,你又没有把一分钱装进自己的腰包,你只不过是给全校长老师发了一点福利而已。报导上的那事你也没有太大失误,其实很多学校我知道也这么做来着。但现在很多事情是民不问则官不究。而现在这事已经造成了比较恶劣的社会反响。我不得不先让你从你的位置上先下来一下,以平众愤。”

“严局长,我能理解,也没关系。虽然我希望能有一个更大更好的平台,让我实现我的教育理念。但如果没有,当一名普通老师,我也很乐意。”李宗喜虽然心中非常的难过,但表面上,他还是和严局长说了名半真半假的话。前半句说的是真的。后半句的乐意,肯定说的言不由衷。

“小李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不然为什么有人要这么样的搞你?”当李宗喜正准备进出局长办公室时,严梦熙却叫住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得罪人?怎么可能?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我就只是在学校和家两点跑,接触的要么是同学,要么是同事,哪会得罪什么人?况且教师是如此单纯的职业,又没有什么黑社会之类的打打杀杀,也没有和任何人发生任何口角之争,哪会得罪什么人呢?”李宗喜自忖。一想到这多年来自己由一个普通的教师一步步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到校长一职,真的很不容易。却因为一篇不知怎么回事的文章,而前功尽弃。李宗喜真的是心里郁闷到了极点。

晚上,李宗喜又窝在沙发上,他不停地按着手中的摇控器,变换着不同的频道。他其实心思根本就不在电视上,满脑子都是自己被免职的事,很想找个人倾诉,可惜王洁去了省里参加业务培训,说是今晚到家。于是他就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待着老婆的回来。

想不到王洁回家的第一句话却是:“老公,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这些天都在省城呀。我因为不想影响你心情,所以没打电话跟你说。难道你是看到了报纸?”李宗喜问道。

“我不但知道这事,还知道一件你不知道的事呢!真是说起来就让人心寒。你知道你的这事背后是谁在导演的吗?说起来你都不信,是你的老同学,也是你的同事刘涛幕后主使的。”

“怎么可能?你一定弄错了。”李宗喜睁大了眼睛,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提高的好多分贝,几乎是大叫道。

“是吧?你也不信吧?这才真叫画龙画凤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于是王洁就把经过和李宗喜娓娓道来。

原来,那天临培训结束前,王洁和几个这次参加培训的外县学员一起,晚上到住所附近的咖啡馆去喝咖啡,却无意中听到了邻桌的两个人在谈话。他们谈话中提到了“江阳县”,因为是自己所在的县,所以王洁就下意识地听了起来。

在喝咖啡的是一男一女。只见那个男的说道:“这次去江阳县的一所什么景冈学校采访,收获不小。除了那篇稿子的稿费,那个学校的副校长刘涛还给了我一万元的好处费。”

“他为什么要给你这么多钱?”那女的笑问,“是不是又写了什么有违良心的报道?”

“姓刘的那小子呀,也真是无良。为了自己想当校长,就把那个姓李的校长想从位置上拉下来。就是我那们采访的那个姓李的,行事为人倒还是蛮实在的,至少比那个姓刘的靠谱多了。”

“那你还助纣为虐?”女的问道,却也并不真的生气。

“那我也是没办法呀,我总得想方设法赚点外快呀!不然我怎么养活你。呵呵。”

王洁听了,虽关系到自己的丈夫之事,但也不好马上站起来指责对方什么,却再也坐不住了,就连忙买了火车票,连夜赶了回来。

                                                                                                                                                                                                                                                                                                                                                20156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