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端午节随想  

2012-06-24 13:45: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端午节,虽然下着雨,可是自己村里还有临近的几个村还是沿袭以前传统,去信江河里划了船。

       我和大姐兴致勃勃地也打算去看看划船。因为好多年没去小时候经常去的信江河边看划船了。十多年过去,那里应该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吧?撑着一把雨伞,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泥泞的小路上。虽然脚上穿着老妈的高筒雨鞋,但还是走得一脚和一裤管都是泥。自从把信江大堤推掉以后,我还是第一次去信江河边,所以很想故地重游,寻找小时候的记忆。

         小时候的我们,都盼着过节,无论是清明节,中秋节还是春节,因为过节就代表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有好东西玩。当然端午节也不例外。每每想到端午节,它不光让我想到那香甜可口的粽子,它还包括很多很多。

       端午节那天,家家门前都得插上艾叶,香蓬,葛藤。至于它的目的和由来,我并不是很清楚,大概是为了驱邪吧?家里的大人人会在端午节前就花上个一天半天的时候裹粽煮粽。其实我们这里不叫它煮粽,而是叫“wen(闻)粽。”就是用火慢慢地煮。以前的人很讲究,煮粽子必须用自己亲自挖的黄芪根作碱水原料,煮粽子也只能用柴灶,并且对柴火的要求很高,只能用去年备留下来的豆荚杆作为燃料。据说这样煮出来的粽子才是最好吃的。小时候,每年家里用柴灶煮一大锅粽子,然后一提提(ti上声,本地方言,一提粽子十二个)挂在家里,每每要是吃上十天半月的。端午节早上的主食一般都是粽子,水煮蛋。粽子有肉馅的,有红豆馅的,有什么都不放的,只用来沾糖吃,我们称之为白粽。白粽其实也不白,因为所有的粽子都是用是碱水煮的。看起来都是黄灿灿的。咸蛋是必备的,但如果不喜欢吃咸蛋,也可以煮些茶叶蛋吃。有时也会煮些大蒜子,水饺或者面条来吃。中午是正餐,家里会尽量地把午餐弄得丰盛些。记得小时候,那些平时很少吃到的鸡鸭鱼肉都会出现在餐桌上,我们小孩子往往就会大块朵颐。至于《白蛇传》里所说的端午节那天要喝的雄黄酒,我们这倒是从没见过。

      吃过午饭,收拾停当,锁上门,无论男女老少,都会兴高采烈地去看划龙船,因为那时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也不兴扑克麻将,所以看划龙船就成为最有意思的一个娱乐节目了。特别是我们小孩子,手里拽着爸妈给的几毛钱,穿着崭新的花布衣,更是早早地呼朋引伴地来到了信江河边。

      记忆中端午节那天的信江河边,是热闹的犹如集市的。不,那就是一个集市。一个个身挑货筐的卖货郎,在河边穿梭来去。有卖西瓜的,有卖杨梅的,有卖桃子的,有卖李子的,也在卖糖果的。除了小吃食品外,也有卖橡皮筋头发夹等小物件的。叫他们卖货郎,或许并不贴切。因为有很多的卖货人,他们的货物其实是自产的。比如那些卖桃李的,说不定就是刚刚从自己的果树上摘下来的果子,还有那杨梅西瓜,大部分也是自栽自种的。而我们小孩子,往往不会像大人一直站在某一地方,而往往是从沿着河岸,要么追着货担跑,要么追着龙船跑,叽叽喳喳,没有一刻安闲。河边站满了男男女女,有年纪大到走路颤巍巍的老人,是孙儿辈搀扶着来的;有抱来怀里还是吃奶的娃娃,他们听到河里传来的欢快鼓声,也会停止吮吸,侧耳倾听。

       一阵紧锣密鼓的声音,终于迎来了又一轮的船赛。几个村庄的龙船,一只挨着一只,都竞相儿往前划。打鼓手拼命的打鼓,后面的艄公拼命的翘艄,划桨手拼命地划船。岸上的观众也不闲着,拼命地为自己村庄的船只呐喊助威。渐渐地,船与船的差距越来越大。最前面的那条船也越赛越勇,而最后的那一只,见取胜无望,竟然灰溜溜地搬艄弃权了。看到自己村庄的船得了第一,岸上的人也会一样欢欣鼓舞;看到自己村庄的船只比赛失利,却不至于垂头丧气,依然会兴致高昂地期待下一轮的比赛。

         不比赛的时候,一两只龙船悠闲地从你所站的河边划过。他们在鼓手的带唱下,齐唱着划船歌:“一条船呀,十七八个舱啊,划呀划啊划呀划。”。歌声浓厚嘹亮,节奏明快。偶尔看到岸上站着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大妹子,他们也会唱起俏皮歌:“十七八岁的姑娘呀,来看船呀,看得哥哥呀,心里乐开了花呀,哟哎哟哎哟呀。”他们唱得乐不可吱,岸上的姑娘也就羞答答地笑。那刚好是情窦初开的年龄,说不定在那条船上,就有她心仪的小伙吧?

       而现在随着电视网络的普及,娱乐节目的日益增多,喜欢看龙船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更何况今天又下着雨,冒雨跑到信江河边看龙船的人,一定是少之又少吧?到了信江河边,才发现虽不及小时候的那般人山人海,但也比预料中的人多。

       我们快到河边的时候,正听到一声声的铳声,然后是鞭炮声声。原来是“接船”的。这个习俗好久没看到过了,想不到今日还碰到。我们这里还有这么一个习俗。嫁出去的姑娘,如果碰到自己娘家村庄的龙船划到自己夫家的村庄地头,热情的女人就要给夫家的龙船“接船”。先打个招呼,然后看到娘家的龙船来了,就放铳,放鞭炮迎接。然后准备一些简易的酒水点心,供自己娘家的划船的人享用。以前往往是自家酿的米酒和油条包子馒头之类。今天是我们村里的几个刚嫁出去的女儿一起合伙办的“接船”。一捆捆的南昌啤酒,一大袋一大袋的包子馒头,饼干还有水果,任他们尽情享用。而当我看到自已村庄的划船人走上岸来,一个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小伙,很多都已认不到,叫不出名字了。让人不得不感叹岁月摧人老,而他们却是雨后春笋,朝气蓬勃。他们虽没有印象中的划船人船划得齐,鼓打着好,舵掌得好,但他们却和父辈们一样,热爱水,热爱划船。他们吃过喝过,也懂得在附近水域来来回回划几趟,以示谢意。

    回来的路上,经过上马墩洋里原来的村庄旧址,原来的村庄地基上已然变得树木葱郁,只能从地上的残瓦断砖,才能依稀识得旧时模样。谁能想像在国家搞移民搬迁的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人气旺盛的村落呢?我和姐说:如果在未知搬迁之前有谁说这里十多年后会成了一片废墟,他们一定不肯,以为别人在诅咒他们吧?可是世事难料,古人往往慨叹“物是人非”,而或许很多今人却只能慨叹“人也不是,物也今非”了。

(由于考虑到天在下雨,要打伞,所以没带相机,甚至连手机都未带上,所以未有一张照片相辅,实为憾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