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叶轻风的博客

寻求自己内心的那个伊甸园。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几何,不过是来去匆匆,何不潇洒走一回?让世界因为有了你我而变得更加的精彩,更加的和谐,更多了一份爱.(本博客内容均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基层选举  

2012-04-02 17:10:33|  分类: 个人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一度的村干部换届选举又开始了,作为刚刚大学毕业考取“村官”的我,作为乡镇干部之一,也下到基层村小组,去监督选举的公平公正性。我被安排到湖口大队,负责拎投票箱。

       听我们办公室的刘主任说,湖口大队虽然包括五个自然村,其实主要人口集中在胡家和陈家两个大村里。如果这两个村的选举能顺利进行,那我们的选举工作就能很顺利地开展了。

          “顺利开展?难道还会有不顺利的时候?就不是每个有选举资格的人都可以有权投票,然后根据得票多少来决定谁当选吗?”由于是第一次参加基层选举,我听了刘主任的话很是不解,忍不住问他。

         “哼,小姑娘,如果有你说得那么简单就好了。你不知道,里面情况复杂着呢?”

         “怎么个复杂法?”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刘主任是在乡镇工作多年的领导,见我发问,也不嫌烦,以长辈教育晚辈的口吻对我说:“那我就告诉你一下怎么样个复杂法。”

       “你们的政治书上说得好,中国的社会制度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即对多数人的民主,少数人的专政。而事实上一个国家的制度永远是为那在金字塔上面的少数人服务的,所以实际上也只可能是对少数人的民主,对大多数人的专政。你以为那些村干部都是选出来的呀,不然,而是由我们乡镇主要领导先拟好人选,然后再去让他们参与投票。而这几个拟好的名单当中也并不是都有可能当选的,有些纯粹是聋子的耳朵——作摆设的。他们只是参与陪选的。”

        “啊?这样呀?他们为什么要先拟好名单,而不让村小组的人按他们自己的意愿自主选举呢?”
        “为了接下来开展工作的需要呀,万一选出来的村干部不服从上一级管理,不配合上面的工作那多头疼呀,哪有自己安排一个能听话的人上去方便?”

        “那既然这样的话,也不至于让选举工作开展得不顺利呀?”

       “唉,小姑娘,你不知道。胡陈两姓是我们包干的那个大队的两个大姓。而这两个大姓向来不睦,十几二十年前为争农田里的灌溉水还打过生死大架,双方都视如水火,互不相容,而又刚好两个村的各有一个人来争夺村支书一职。上一次的选举陈家的陈如平就只以十几票之优势险胜胡家的胡有才。胡家当然不服这口气,听说胡有才为了争这口气,为了这次的选举,请了好几个村小组的组长和村里说得起话的人到县城下馆子,泡脚,甚至去歌厅唱歌,而且据说有一次去了近二十个人,而且每个人各请了一个小姐陪唱,一个小姐据说出场费就200元。”

        “天啊,那他花那么多钱,说不定能抵他在大队上一两年班的工资了。这样做是不是太得不偿失了?”

        “他争的是一口气,又不是为了财。况且他家里开了个红石采石厂,一年好几万的收入不在话下。”

       “那镇里对这个事也不管?”

       “怎么管?两个村都是大姓,我们也不好偏袒哪一方,就两不得罪,让他们自己去显本事呗。谁的本事大,能力强,能拉到更多的选票,谁就上呗。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选举,不也是这样的呀。反正我们且看他们是怎样做的,到时见机行事就是了。”

       我们还没到胡陈,刘主任就指着远处一排排的小楼房说:“看,那就是胡陈了。两个村庄原不在一处,可自从国家搞移民建镇后其实就成了毗邻,村庄挨着村庄,看起来就像一个大村庄一样。”看着矗立在眼前的一幢幢小洋楼,我忍不住说道:“其实这个村庄还蛮富裕的嘛!”

      “是呀,是呀。国家政府好嘛。国家不光是惠农政策多,而且这几年出去打工的人多,在外面工资收入也相对稳定,所以农民的生活是一年年的在提高呀。他们除了建起了楼房,而且银行里的存款也多了。几十万存款的人家大有人在啊。这不,有好多在外面打工打得好的人还自己当起的老板,很多人还买起了自己的小车呢?”

         我们提着投票箱,在几个村庄里挨家挨户地收集选票。在这过程中,我注意到有好几个人自始自终地跟着我们走。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就是胡有才和陈如平两家的人。由于不放心我们,怕我们采取暗箱操作,故意偏袒对方,才全程监督的。最后我们在他们的监督下,公开唱了选票。而选举结果,还是胡有才以几票之差落选。我原以为到此也就结束了。想不到胡有才竟会跳起来大骂我们。说我们监票不公,肯定是有人作了弊。

       “我们怎么个作弊法?你都全程跟着我们的,我们可没在偏袒任何一方。”刘主任反诘道。

        “那只有你们心里清楚,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要么你们把我的选票趁我们不备时拿了出来,而把他陈如平的多拿了进去。要么你们自己先写了不少选票放了进去,反正你们手上有的是空的选票证。”

看到胡有才气急败坏的样子,刘主任不再理会,我们辛苦了一天,最后心情也弄得糟糟的,回到了镇里。

       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接触到的基层选举。自己本是出生城市,家中也就我一独生女,本来不需要下到基层,在大城市里也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当时满腔热情,考虑到中国农村的落后,想着为改变农村的这一面貌而来。总想着只要中国的农村富裕了,那我们的国家才能真正地摆脱落后局面,走上现代化的富强之路。可是如果基层的民主是这样,那上一阶层的呢?没有真正的民主,也就有了权利的绝对化,也就更为腐败的滋生提供了沃土。更何况,或许现在的农民,亟待解决的不再是贫穷问题,而是思想上的改变,素质上的提高啊!而大部分农民的出外务工,使很多子女成了留守儿童,他们的教育,难道仅凭学校的一几之力就能成功吗?而他们在不仅的将来,又将成为新一轮的农村劳动力,成为中国社会人口比例中最大的那一部分。他们的素质,将会直接和国民综合素质挂钩。为了中国的未来,我们到底该做些什么?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